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回馈社会 > 正文

干部醉驾免刑罚内情遭央视曝光 专家:判决明显

时间:2020-02-01 20:53来源:回馈社会
醉驾入刑后,对于这一行为的定罪量刑尺度把握,在实践中一直没有得以统一。立法者、学者不断提出的定罪“松绑”、量刑轻刑化的建议,也一直与广泛民意存在差异。 彭新林教授:免予

醉驾入刑后,对于这一行为的定罪量刑尺度把握,在实践中一直没有得以统一。立法者、学者不断提出的定罪“松绑”、量刑轻刑化的建议,也一直与广泛民意存在差异。

  彭新林教授:免予刑事处罚它是有特定条件的,就是要求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才可以免予刑事处罚,就这个案件来看的话,它既有醉驾,而且还超速,导致一人伤亡的结果,那么在这种情况底下,我觉得认定他是犯罪轻微还是比较勉强的,因为我们讲的犯罪情节轻微就是指你这个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危害结果,均比较轻微才能认定它是犯罪情节轻微,所谓不需要判处刑法的,就是说我们不给予它刑事处罚,也可以达到教育的目的,因为这个行为人他认罪悔罪,不需要动用刑罚也可以达到教育的目的,这才叫做不需要判处刑罚。综合本案的案情来看的话,我认为毛某的行为还不适宜认定为是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

醉驾入刑后,涉嫌醉酒驾驶的人员将面临拘役。法律专家称,拘役与行政拘留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一是性质不同,一个是刑事处罚、一个是行政处罚;二是期限不同,行政拘留1日以上15日以下,数行为并罚不得超过20日,拘役期限为1个月以上6个月以下,数行为并罚不超过1年;三是后果不同,拘役会给当事人留下刑罚记录,对他们的工作、生活造成较大影响,如对律师、公务员、国企员工等而言,面临的可能是丢掉工作。

  彭新林教授:我们的司法机关还是应当高度重视这种舆论监督,通过一个评查,或者说是一个审查活动,真正让这种热点案件成为一堂法制的公开课,把这个案件的这个社会意义,它的这种,我们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的这种法制的精神应当传达出来,然后就是说最好的实现这种案件这种处理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醉驾并非一律入刑”的说法一经报道,迅速在全国引起广泛争议。反对者认为,法律既然规定了醉驾要入刑,也没有附加其他什么条件,那就必须照此执行,树立法律的权威。赞同者则认为,一刀切的入刑处罚,威慑力是很强,但在司法实践中,造成了打击面过大的情况,那些情节轻微、也没造成社会危害的醉驾被入刑,实际上让当事人付出了过多的代价,罪罚并不相当。

  另外,彭新林教授还提到,刑罚裁量不会以被害方家属的态度为转移。

2009年7月23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醉酒无证驾驶造成4死1伤的孙伟铭作出一审判决,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肇事司机孙伟铭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采访中,法官和检察官均提到,这个细节说明毛志尧的行为情有可原,所以可以成为酌定从轻的一个情节。然而,毛志尧的供述,和法官的描述并不完全一致。

恶性案件频繁发生

  行车记录仪显示,2017年9月4日4时47分09秒,毛志尧开车和第一名环卫工擦肩而过,27秒时,经过第二名环卫工,33秒时撞到第三名环卫工。在发现第一名环卫工后,毛志尧并未产生警惕,予以减速,而是继续超速行驶,而就在一分钟之前,导航才提示过路段限速。这样的情节是否对量刑有影响呢?

法院的判决日期是2018年3月2日,至今已有10个月之久。这起“案结事了”的案件之所以近期成为舆论焦点,源于陇西县纪委监委在通报中公布了毛志尧的名字和县工商局干部的身份。

  另外,彭新林教授认为,对于免予刑事处罚的适用是很严格的,根据刑法的规定,免予刑事处罚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犯罪情节轻微,一个是不需要判处刑罚。

□ 本报记者 王阳

  彭新林教授:按照我们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酒后驾驶机动车,最后导致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使人员伤亡或者说是公司财产重大损失的,那么只要致一人重伤,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或者主要责任,就应该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他如果不是酒后驾驶机动车,就是只是违法交通运输管理法规,最后是导致发生交通事故,那是必须是致使一人以上死亡,或者说是三人以上重伤等情形才构成交通肇事罪,在酒后驾驶机动车的情况底下,它的入对门槛相对要低一些,其实也就体现了对醉酒驾驶机动车这个危险驾驶行为的一个从严的评价。

面对汹涌的舆情,陇西县人民法院快速发布情况说明,称“已经立即按照相关工作要求,启动了对毛志尧交通肇事罪一案的专案评查。待评查结束后,及时向社会各界公布评查结果”。

  除了这些从轻情节,判决书上并没有显示有什么从重情节,然而,根据甘肃陇通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检验,毛志尧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68.15mg/100ml,相对于构成醉驾的标准80mg/100ml,已经远远超过,达到标准的3倍以上。同时,案发路段限速40公里每小时,而毛志尧的车速经鉴定为51到55公里每小时,属于超速20%行驶,而且,当时的导航也有提示路段限速。

有法律人士认为,根据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对交通肇事罪规定了三个不同的量刑档次:犯交通肇事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而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交通肇事造成死亡一人或者重伤三人以上,并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应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此案中,毛志尧不仅交通肇事致人死亡,而且是醉驾。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存在自首、取得谅解等情形,也不应被免予刑事处罚。”

  法官: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包括就是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的规定,这个对被告人具有法定的自首情节,还有赔偿被害人家属谅解这个情节的,可以从轻处罚,或者是免予刑事处罚。

陇西县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以陇西县检察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时的相同理由,判决毛志尧犯交通肇事罪,免予刑事处罚。

  根据法律规定,陇西县检察院做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后,需要向上级检察院也就是定西市检察院,报送不起诉意见书。

法院认为,毛志尧有自首情节、并且案发后赔偿被害人家属损失80万元并取得谅解,这两项都是从轻情节。然而,根据甘肃陇通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检验,毛志尧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68.15mg/100ml,相对于构成醉驾的标准80mg/100ml,已经远远超过醉驾标准的3倍以上。判决书在释法时,只字不提醉驾这一从重情节。

  这是肇事车辆行车记录仪记录的一段事发经过,根据判决书最后认定的事实,2017年9月4日早上4点47分左右,司机毛志尧醉酒驾驶小型轿车,在行驶到陇西县恒力大厦附近路段时,将正在城区道路上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宋某碰撞,并导致其当场死亡。事故发生后,司机毛志尧拨打110电话报警。

有法学专家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判决书显示,毛志尧之所以获得轻判,与其具有自首情节,且在案发后积极协商被害人家属,赔偿对方损失80万元并取得谅解有关。“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相关指导意见,法院在调节量刑比例时,自首情节一般最多可在基准刑基础上减少40%;取得被害人方谅解,一般减少20%。从这个角度来说,法院判决缓刑或者拘役是有可能的,但免予刑事处罚,则突破了法定量刑的下限,有违立法本意,背离了立法宗旨。”

  对于量刑,法院认为,毛志尧有自首情节、并且案发后赔偿被害人家属损失80万元并取得谅解,这两项都是从轻情节,综合考量后对毛志尧免予刑事处罚。

据北京市交管局一位官员介绍,醉驾入刑后,对证据无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按照刑事案件取证的标准,对于有醉驾嫌疑的司机必须进行抽血取证。查酒驾时酒精检测仪器获得的数据,仅是交警前期判断醉驾的方法,通过对嫌疑人体内酒精含量的比对,出具鉴定结论。“司法实践中,以血液中酒精含量80mg/100ml作为饮酒与醉酒的分界线。每100ml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20mg至79mg,属于酒后开车;酒精含量达到80mg以上,属于醉酒驾车。”

  那么,醉驾、超速这两个情节对于这起案件来说,是否属于从重情节呢?法官认为,这两个情节已经在公安认定事故责任时做了评价,在量刑时就不再重复评价。

统计数据显示,危险驾驶罪已一跃成为仅次于盗窃罪的第二大罪名,并且遥遥领先于第三位的故意伤害罪。

记者:这个中间的标准谁来拿捏呢?

孙伟铭成为“中国醉驾入刑第一人”的标志性人物。

  彭新林教授:它这个被害方的家属的态度,出具这个谅解书,它真的是一个重要的从宽情节,当然在法律上是在刑法裁量的时候是应当考虑的,但是,我想强调的是,我们的刑法裁量肯定不是以被害方家属的态度为转移的,我们刑法量刑的这个根据还是应该以他这个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来决定刑罚的轻重。

● 自首情节一般最多可在基准刑基础上减少40%,取得被害人方谅解一般减少20%,从这个角度来说,法院判决缓刑或者拘役是有可能的,但免予刑事处罚,则突破了法定量刑的下限,有违立法本意,背离了立法宗旨

  毛志尧的供述显示,2017年9月3日晚上七点,他和家人朋友去喝酒,九点回到家里,十一点多的时候妻子突然生病,毛志尧赶紧拦出租车送妻子就医。随后,亲戚王某开车过来帮忙。第二天,也就是9月4日凌晨4时,毛志尧觉得冷,想回家取衣服,于是在熟睡的王某身上拿到车钥匙,驾车回家,此时,王某在车后座睡觉。

在法院对孙伟铭作出终审判决3天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醉酒驾车犯罪法律适用问题的意见》。意见引用了公安机关统计的一组数据:1998年,全国共发生5075起酒后和醉酒驾车肇事案件,造成2363人死亡;2008年,发生7518起,死亡3060人;2009年1月至8月,共发生3206起,造成1302人死亡,其中,酒后驾车肇事2162起,造成893人死亡;醉酒驾车肇事1044起,造成409人死亡。

  经过调查,陇西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毛志尧承担全部责任,被害人宋某无责任。随后,陇西县公安局将案件移送到陇西县检察院,经过审查,检察院认为该案犯罪情节轻微,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

随着对这起案件的深入了解,记者发现毛志尧交通肇事案还有诸多吊诡之处:

  第二个细节,则来源于行车记录仪画面。记录仪显示,在毛志尧驾车撞人之前,还和另外两名环卫工擦肩而过。

孙伟铭对判决不服提出上诉。其父亲也卖房赔偿受害人100多万元,得到了受害人家属的谅解。2009年9月8日上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改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庭长:这个事实上就是由案件的整个,被告人的犯罪的一些事实,个案都不一样,所以这是由被告人的,就是由具体的犯罪事实还有情节及悔罪表现来确定的,所以在这个地方,我是没法表述,就是因为每个案件的情况,就是犯罪事实或者情节,悔罪表现不一样的情况下,他是从多个方面来综合认定的,所以说不是说哪一点能确定他的刑期究竟是多少。

2013年12月18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印发《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指出“血液酒精含量检验鉴定意见是认定犯罪嫌疑人是否醉酒的依据”,基本上认同了醉驾入刑。

  民警:当时我们来到第一现场的时候,现场这就是咱们航行过程中扫帚,扫马路那个扫帚,马路对面有一只鞋子,然后我们在这个树杈里面发现了受害人,当时受害人就在这个树杈里边,然后那个嫌疑车辆,在前方箭头那个位置,然后当时我们配合120的工作人员,然后就是对这个受害者进行了检查,然后受害人已经没了生命体征,然后我们配合120工作人员将受害人抬上救护车。

据了解,量刑指导意见出台后,相当于肯定了很多地方法院在实践中对醉驾定罪量刑的一些比较灵活的做法。

  公务员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受撤职处分的,按照规定降低级别。目前,毛志尧仍在陇西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

从陇西县纪委监委的通报来看,在法院判决后,毛志尧受到政务撤职处分,却并没有被开除公职。目前,毛志尧仍在县工商局上班。

  法官:就是这个被告人当天他这个喝完酒以后,回家的时候,他妻子生病了,他这个到医院里面送他妻子去住院的时候,在半夜的时候,他天冷就回家准备拿衣服的时候,驾驶别人的车在凌晨四点的时候,四时许的时候发生了事故。从这个主观恶意上来讲,这点上,他的主观恶意相对来讲是小的,他也不是说驾车出去,喝了酒以后,四处乱逛或者等等这些情况,他是有区别的。

永利总站,据北京市一名法官介绍,在醉驾定罪量刑的施行过程中,各地做法有所不同,有的地方倾向于一律起诉、一律定罪量刑,有的地方则区分了一些不同的情况;有的直接起诉,有的定罪缓刑;有的定罪免刑,有的甚至免予起诉。“对醉驾一律处实刑其实就是机械执法、僵硬执法的一种表现,不符合刑法的罪刑相适应原则,无法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陇西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原文武:原因是如果判刑的话,毛志尧肯定会丢工作,丢工作的话,他的家庭生活肯定会受影响,在情与法的角度来说,既要考虑被害人的权利和义务,也要考虑被告人的实际情况,虽然没有这个法律依据,但是还是要考虑。

在公安部、最高法院分别对醉驾入刑表态后,最高人民检察院也称:“醉驾案件只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一律起诉。”

  对于本案量刑是否适当,中国社科院教授熊秋红认为,还可以从类案同判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

对于醉驾情节轻微免予刑事处罚,浙江、上海、江苏先后出台关于醉驾案件办理的最新规定。随后,重庆也采取跟进措施。新规明确,惩治“醉驾”犯罪,部分情节轻微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公务员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曾因犯罪受过刑事处罚的,不得录用为公务员。而陇西法院对这起案件的判决恰恰是,判处被告人犯交通肇事罪,但是免于刑事处罚。有网友就此评论称,这样一个判决结果就是为了保住公职。

醉驾一律入刑引发争议

  量刑为何酌定从轻两个细节引关注

判决结果出来后,舆论一片叫好。然而一些法学专家却认为,是舆情影响了司法。如果没有强烈的舆论压力和一片喊杀的呼声,此案不可能被定性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按照交通肇事不逃逸,最多只能判七年”。

  经过调查,交警部门确认,肇事司机毛志尧当时是陇西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公职人员,目前,机构改革后,工商行政管理局已经并入市场监督管理局,而被害人宋某为陇西县综合执法局巩昌环卫管理站职工。另外,经过鉴定,事发时毛志尧车速为51到55公里每小时,事发路段限速40公里每小时,属于超速行驶,同时,毛志尧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68.15mg/100ml,为醉酒驾驶。

基于上述情况,最高法院在2017年制定了《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决定自5月1日起,在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对危险驾驶等8个罪名进行量刑规范改革试点,其中关于醉驾量刑的规定“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此时离妻子生病就医已经过去五个小时,毛志尧自己醉驾开车回家取衣服,是否具有法律意义上的紧迫性?这样的情节是否对量刑有影响呢?另外,王某在后座睡觉,一直到出了事故才醒,毛志尧驾车时,是否考虑了乘客王某的安全性问题呢?这样的情节又是否会影响量刑呢?

2日晚,陇西县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对毛志尧交通肇事案决定再审的通报》称:“为确保案件公平公正,回应社会关切,陇西县法院于2019年1月26日启动了对毛志尧交通肇事案的评查工作。根据评查结果:本院决定依法对本案进行再审。”

  对于罪名,法院认为,被告人毛志尧违反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法规,醉酒超速驾驶机动车辆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发现,自2011年醉驾入刑以来,各地查处酒驾的数量仍存在居高难下之势。从一些地方的通报来看,2018年,交管部门查处的酒驾案件绝对数量在增加,有些地方增幅较大,超过了五分之一。

  陇西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原文武:然后我们按照规定,报我们的上级院市院备查,市院作批复,认为我们的不起诉不当,指定我们起诉。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网上的这份判决书此前之所以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是因为整个判决书里,并没有出现“毛志尧”3个字,而是全部用毛某某代替。而且在表述毛志尧的身份信息时,只有性别、民族和年龄,没有介绍其职业。

  2018年3月2日法院判决,25天后,2018年3月27日,毛志尧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及政务降级处分,依然在原工商局工作。

据公安部门统计,醉驾入刑的实施,对醉驾行为起到了震慑作用。实施前半月,全国查处的醉酒驾驶数量较上年同期下降35%,日均查处数量较上年全年日均查处数下降43%,因醉酒驾驶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和受伤人数同比分别下降37.8%和11.1%。

  网友质疑:判处免刑罚是为保公职

法院认为,吴某华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醉酒驾驶机动车而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吴某华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且当庭自愿认罪,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70万元,可从轻处罚。随后,法院作出判决:吴某华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法学专家:量刑要先确定基准刑

由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最高刑期为死刑,有人因此将最高法院的意见称为“乱世用重典”。

  陇西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原文武:当时看了这个,时间长了,我也记不清楚了,因为这个案子已经一年多了。

编辑:回馈社会 本文来源:干部醉驾免刑罚内情遭央视曝光 专家:判决明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