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回馈社会 > 正文

小岗,与时代同行——“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

时间:2019-08-29 23:29来源:回馈社会
新华社合肥10月15日电题:小岗,与时代同行——“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40年变迁的改革启示 新华社合肥10月15日电题:小岗,与时代同行——“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40年变迁

新华社合肥10月15日电 题:小岗,与时代同行——“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40年变迁的改革启示

新华社合肥10月15日电题:小岗,与时代同行——“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40年变迁的改革启示

新华社记者王正忠、刘羊旸、杨玉华、姜刚

新华社记者王正忠、刘羊旸、杨玉华、姜刚

这是一群平凡农民书写的传奇,18枚“红手印”开启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帷幕,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声春雷;这是一个普通村庄创造的奇迹,从40年前的“要饭村”变为今天的美丽宜居村庄。

这是一群平凡农民书写的传奇,18枚“红手印”开启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帷幕,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声春雷;这是一个普通村庄创造的奇迹,从40年前的“要饭村”变为今天的美丽宜居村庄。

安徽小岗村,因改革而活,因改革而兴。

安徽小岗村,因改革而活,因改革而兴。

40年来,改革大潮奔涌浩荡,小岗人虽一度也有彷徨徘徊,却始终坚守改革初心,奋楫争流,与时代同进步。

40年来,改革大潮奔涌浩荡,小岗人虽一度也有彷徨徘徊,却始终坚守改革初心,奋楫争流,与时代同进步。

恰似一个缩影,又如一个隐喻,小岗四十载的变迁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生动写照,小岗的前进之路也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道理:发展无止境,改革无穷期。

恰似一个缩影,又如一个隐喻,小岗四十载的变迁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生动写照,小岗的前进之路也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道理:发展无止境,改革无穷期。

改革决定命运:从“一声惊雷”到“多点开花”

改革决定命运:从“一声惊雷”到“多点开花”

金秋十月,地处皖东北的小岗村稻菽飘香,喜迎丰收。村头改革大道两旁的农业产业园正火热建设;村里友谊大道两侧,农家乐、特产店林立,“大包干”纪念馆、沈浩先进事迹陈列馆引来南来北往的游客;一栋栋粉墙黛瓦的徽派小楼错落有致,楼内自来水、天然气、宽带等设施一应俱全。

金秋十月,地处皖东北的小岗村稻菽飘香,喜迎丰收。村头改革大道两旁的农业产业园正火热建设;村里友谊大道两侧,农家乐、特产店林立,“大包干”纪念馆、沈浩先进事迹陈列馆引来南来北往的游客;一栋栋粉墙黛瓦的徽派小楼错落有致,楼内自来水、天然气、宽带等设施一应俱全。

“过去我们住的是茅草房,点的是煤油灯,烧的是柴草,做梦也想不到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站在自家的农家乐外,看着熙来攘往的游客,75岁的“大包干”带头人之一严金昌感慨万千。

“过去我们住的是茅草房,点的是煤油灯,烧的是柴草,做梦也想不到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站在自家的农家乐外,看着熙来攘往的游客,75岁的“大包干”带头人之一严金昌感慨万千。

40年前,干活“大呼隆”,分配“大锅饭”,让小岗村民缺乏生产积极性,“上工像绵羊,休息似倒墙,一年累到头,还是饿肚皮”。为了吃饱饭活下去,1978年的冬天,严金昌等18户农民凭借敢为人先的勇气秘密商议分田单干,按下了“大包干”的红手印,也定格了中国农村改革的起点。

40年前,干活“大呼隆”,分配“大锅饭”,让小岗村民缺乏生产积极性,“上工像绵羊,休息似倒墙,一年累到头,还是饿肚皮”。为了吃饱饭活下去,1978年的冬天,严金昌等18户农民凭借敢为人先的勇气秘密商议分田单干,按下了“大包干”的红手印,也定格了中国农村改革的起点。

包产到户明晰了农民的承包经营权,释放了农村生产力。“大包干”第二年,小岗生产队粮食总产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产量总和;人均收入是1978年的18倍。

包产到户明晰了农民的承包经营权,释放了农村生产力。“大包干”第二年,小岗生产队粮食总产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产量总和;人均收入是1978年的18倍。

以此为起点,从安徽到全国,从农村到城市,坚冰融化,大地回春,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黄金时代。

以此为起点,从安徽到全国,从农村到城市,坚冰融化,大地回春,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黄金时代。

40年里,中国从经济总量居世界第十一位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改革开放深刻改变了当代中国的命运,而小岗也从“要饭村”变为“富裕村”,从当初一百多人的生产队发展为有4173名村民的全国十大名村;村民人均纯收入也从22元增长到去年的18106元。

40年里,中国从经济总量居世界第十一位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改革开放深刻改变了当代中国的命运,而小岗也从“要饭村”变为“富裕村”,从当初一百多人的生产队发展为有4173名村民的全国十大名村;村民人均纯收入也从22元增长到去年的18106元。

“在小岗一路看到的农家屋舍变化让我感受到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巨大成就。”不久前来到小岗参观的意大利共产党国际部协调员弗朗切斯科·马林焦认为,中国共产党的改革令人震撼,他用自己的具体行动让人民感受到了生活的巨大改善。

“在小岗一路看到的农家屋舍变化让我感受到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巨大成就。”不久前来到小岗参观的意大利共产党国际部协调员弗朗切斯科·马林焦认为,中国共产党的改革令人震撼,他用自己的具体行动让人民感受到了生活的巨大改善。

巨变的背后,是毫不动摇坚持改革开放、与时代共进步的发展轨迹。

巨变的背后,是毫不动摇坚持改革开放、与时代共进步的发展轨迹。

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李锦柱的案头摆放着一份“改革清单”,上面记录着小岗这些年来实施的各项改革:税费改革、土地确权、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金融改革……

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李锦柱的案头摆放着一份“改革清单”,上面记录着小岗这些年来实施的各项改革:税费改革、土地确权、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金融改革……

随着时代的变迁,小岗人发现改革不会一劳永逸,必须将“改革创新,敢为人先”的小岗精神不断传承发扬下去,面对新变化新问题,攻坚克难、闯关破障。

随着时代的变迁,小岗人发现改革不会一劳永逸,必须将“改革创新,敢为人先”的小岗精神不断传承发扬下去,面对新变化新问题,攻坚克难、闯关破障。

面对土地流转不规范的问题,小岗在安徽率先开展土地确权颁证试点,发出了安徽省土地承包经营权“第一证”;为了让农民共享集体收益,小岗探索了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让村民从“户户包田”到村集体资产的“人人持股”,并于今年2月发放首次分红。

面对土地流转不规范的问题,小岗在安徽率先开展土地确权颁证试点,发出了安徽省土地承包经营权“第一证”;为了让农民共享集体收益,小岗探索了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让村民从“户户包田”到村集体资产的“人人持股”,并于今年2月发放首次分红。

和改革开放同龄的小岗村民殷玉荣不久前也干了一件“敢为人先”的事儿,她牵头组织所在村民组18户农民签订了土地入股合作协议,探索“小田变大田”的规模经营新模式,让农民手中的土地资源变资产。

和改革开放同龄的小岗村民殷玉荣不久前也干了一件“敢为人先”的事儿,她牵头组织所在村民组18户农民签订了土地入股合作协议,探索“小田变大田”的规模经营新模式,让农民手中的土地资源变资产。

殷玉荣说,土地入股能破解粗放经营、产销不对路等问题。她计划把规整后的土地统一经营,水田探索稻虾共生,旱地种植油菜,经营收益在提取少量公积公益金外,全部按股进行分红。

殷玉荣说,土地入股能破解粗放经营、产销不对路等问题。她计划把规整后的土地统一经营,水田探索稻虾共生,旱地种植油菜,经营收益在提取少量公积公益金外,全部按股进行分红。

常讲常新的改革蹚出了一条条发展新路,带来了一波波改革红利。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小岗村总产值增长超过55%,达5.42亿元;村集体经济收入820万元,比2012年翻了一番。

常讲常新的改革蹚出了一条条发展新路,带来了一波波改革红利。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小岗村总产值增长超过55%,达5.42亿元;村集体经济收入820万元,比2012年翻了一番。

“小岗村的改革实践证明,大改革大发展,小改革小发展,不改革难发展。”安徽省委改革办副主任王飞说。

“小岗村的改革实践证明,大改革大发展,小改革小发展,不改革难发展。”安徽省委改革办副主任王飞说。

从“一声惊雷”到“多点开花”,这不仅是小岗的改革轨迹,更是中国改革不停步的“缩影”。

从“一声惊雷”到“多点开花”,这不仅是小岗的改革轨迹,更是中国改革不停步的“缩影”。

改革并非坦途:从“认识起伏”到“人心思进”

改革并非坦途:从“认识起伏”到“人心思进”

当年小岗人的创举,使小岗蜚声天下。纷至沓来的学习考察团,让小岗所在的凤阳县不得不把学校腾出来接待住宿,小岗人在光环之下也一度陷入了改革的“快活三里”。

当年小岗人的创举,使小岗蜚声天下。纷至沓来的学习考察团,让小岗所在的凤阳县不得不把学校腾出来接待住宿,小岗人在光环之下也一度陷入了改革的“快活三里”。

“大包干”解决了吃饭问题,无工不富,要发展还得办企业。当年起草“大包干”生死契的严宏昌对小岗错过乡镇企业的发展浪潮耿耿于怀。在“大包干”后,他自费考察江浙经验,动员村民们办集体企业,但最终因意见不一无疾而终。当上全国标杆的小岗人觉得,是农民就该安心种地,“多打粮食才是硬道理”。

“大包干”解决了吃饭问题,无工不富,要发展还得办企业。当年起草“大包干”生死契的严宏昌对小岗错过乡镇企业的发展浪潮耿耿于怀。在“大包干”后,他自费考察江浙经验,动员村民们办集体企业,但最终因意见不一无疾而终。当上全国标杆的小岗人觉得,是农民就该安心种地,“多打粮食才是硬道理”。

2003年,“大包干”20多年后,小岗村陷入发展困境。全村人均收入仅2000元,低于全县平均水平,村集体欠债3万元,村里连续多年没有选出“两委”班子,乱建房、乱倒垃圾普遍……

2003年,“大包干”20多年后,小岗村陷入发展困境。全村人均收入仅2000元,低于全县平均水平,村集体欠债3万元,村里连续多年没有选出“两委”班子,乱建房、乱倒垃圾普遍……

编辑:回馈社会 本文来源:小岗,与时代同行——“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