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军事详情 > 正文

武警交通部队大学生女警官与男兵一样护路抢险

时间:2019-07-14 02:29来源:军事详情
皮峰 本报记者 刘彦军 特约记者 舒春平 温常青 6月是新疆施工黄金期,有公路病害“百科全书”之称的新藏公路目前正在紧张改扩建中。承担多项施工任务的武警交通二总队八支队积

  皮峰 本报记者 刘彦军 特约记者 舒春平 温常青

6月是新疆施工黄金期,有公路病害“百科全书”之称的新藏公路目前正在紧张改扩建中。承担多项施工任务的武警交通二总队八支队积极开展科技攻关,研究探索出高原路基通风处理、保温隔热材料应用等科研成果,一举攻克了17项世界性高原冻土带公路病害难题。

  在平均海拔4600多米、被誉为天路的新藏公路上,武警交通部队二总队八支队先后有11名女警官、女战士在这里战斗。她们就如同一朵朵绽放在天路上的雪莲,扎根高原、无私奉献。今天,让我们走近其中的4位,感受这来自高原的雪莲芬芳。

此次改扩建是新藏公路自建成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作为连接新疆、西藏的命脉通道,这条公路绝大部分路段均在海拔4600米以上的昆仑山和青藏高原之上,过去每年全线正常通车只有七、八两个月。由于穿行在海拔高、氧气稀薄、养护条件艰苦、气候恶劣的高原之上,公路全线集中了道路沙化、冻土翻浆、滑坡塌方、水毁等严重的公路病害,多年来通行条件极差,通行率底、事故率高,加之特殊的地质结构和复杂气候条件,使这条公路被称为“世界公路病害百科全书”,许多公路病害都是没有有效解决途径的世界性难题。

  总工程师曹翠莲:

2002年,武警交通二总队八支队承担起新藏公路的养护保通任务。开进高原之后,他们积极开展科技创新,要啃下这块“硬骨头”。最大的难题是海拔6700米的界山达坂路段上的高原冻土翻浆,支队总工程师郭枝明带领技术人员闯险滩、涉冰河、爬雪山,反复研究冻土层翻浆的特点规律,收集了大量资料数据,反复对比试验,终于探索出《界山达坂试验段科研项目配合操作办法》、《冰达坂施工回冻速度应把握的几项要点》,以及路基通风、保温材料应用等17项道路养护科研成果,并创造性运用了“入冬前开挖盲沟导流,冬季巡查疏导排水”等整治措施收到很好的成效,这些成果在今年进行的新藏线最大规模道路改扩建工程中得以推广应用。

  走进天路就忘了回家的路

据武警交通二总队介绍,自2002年以来,武警官兵在这条公路病害的“百科全书”上改写了公路沙化病害、流沙陷车、冻土翻浆、雪害冰坎、水毁、环保等十多个世界性高原公路病害难题,整治了千里新藏线上200多个“卡脖子”路段,把被称为“死人沟”、“鬼门关”等100多处危险路段变成了畅通路,使养护路段的“好路率”从过去的零提高到2010年的62.3%。

  第一次走进天路是2003年。为了照顾刚满5岁的儿子,她把远在伊犁安度晚年的父母接到家中。临行那天,曹翠莲像男儿出征般双手合拢,眼里噙着泪水说了句“难为爸妈,拜托爸妈了”!

来自新疆叶城及西藏阿里地区的统计数据显示,与2002年前相比,新藏公路行车时速平均提高40公里,日均车流量增长5倍,各类交通事故降低76%,新疆叶城到西藏阿里的运费增幅同比降低55%,货运总量增加4倍,工业生产总值增加3倍,阿里地区GDP增长4倍,人均收入翻了一番。

  离家的路很短,铺在云端的天路很长。她当过工程股长、副总工程师。从2003年起,每年上一次新藏线,每次要去八九个月,每个月奔波在这条路上的时间平均不少于20天。按每天至少一百公里计算,她在每年8个月的养护期里,至少相当于走了10次新藏线。

  走在天路上的人容易想家,可使命决定了她要比别人付出的更多。养护期结束,大部队开始回撤,可她每年还要去一趟拉萨,向地方公路管理部门作道路养护和工程报告,一走就得一个多月。2006年冬天,母亲在送儿子上学的路上摔了一跤,造成颅内出血。此时的她多想请假回去伺候一下母亲啊!可考虑到工程施工正是最紧张的时候,她无言地选择了放弃。

  曹翠莲可以忘记回家的路,但她永远不忘给国家和西部人民养护好公路、修筑出高质量的公路。前年,新藏线一座上世纪60年代建的桥梁需要加固维修,地方公路管理部门拿出施工方案,曹翠莲认为不妥,她进行了反复考察和科学论证,拿出新的施工方案,得到地方公路管理部门肯定。

  副政委张毓育:

  一颗冷了儿子却温暖冰山的心

  说起儿子虎仔,张毓育那张脸总是幸福得像花一样:当学校的升旗手;在自治区作文比赛中获三等奖……

  然而,张毓育的内心深处总觉得自己不是个合格的母亲。2003年,张毓育第一次上新藏线,不满3岁的儿子死死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走,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让她走一路哭了一路。可当她走进冰山达坂,走进官兵中间,她只能把对儿子的思念藏在心里。

  在平均海拔4600多米的高原,在冰天雪地的世界里,张毓育用爱心温暖着每一名官兵。她在官兵自办的《高原风采》小报上开了一个《知心姐姐》栏目,官兵们也从内心里把她当成了知心姐姐。士官小兰因家庭纠纷产生轻生念头,张毓育连夜驱车闯过被誉为生命禁区的界山达坂,行程300多公里,用姐姐的真情感动了小兰,使他打消了轻生的念头,重新投入了工作。

编辑:军事详情 本文来源:武警交通部队大学生女警官与男兵一样护路抢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