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军事详情 > 正文

军报披露09年春节前我军进行潜射导弹发射试验永

时间:2019-08-03 10:50来源:军事详情
本报记者 于春光 特约记者 蔡年迟 毛敬雄 特约通讯员 于贵民 摘要:射程750km的K-15潜射弹道导弹已完成多次水下发射筒发射试验,但仍未开展潜艇水下发射试验,预计只能在今年年底印

  本报记者 于春光 特约记者 蔡年迟 毛敬雄 特约通讯员 于贵民

摘要:射程750km的K-15潜射弹道导弹已完成多次水下发射筒发射试验,但仍未开展潜艇水下发射试验,预计只能在今年年底印度首艘国产核潜艇“歼敌者”号海试后才能展开。该潜艇排水量6000吨,虽然艇上小型83兆瓦增压轻水反应堆于去年8月10日起堆,但

  渤海湾畔,巨鲸卧波。

中国国防科技信息网4月3日报道,据本刊2014年4月3日报道,印度海军于3月24日试射了一枚K-4潜射弹道导弹(SLBM),射程2000千米,超过K-15导弹的750千米。导弹从一座位于孟加拉湾的潜置发射筒中发射。25日举办的DRDO年度讨论会对此次试验进行了讨论,国防部长A·K·安东尼和国家安全顾问Shivshankar Menon出席了本次会议。

  还差3天就是2009年春节了,这里依然天寒地冻,哈气成冰。

新型导弹属于K系列潜射导弹的一部分,由DRDO研制,预计开展多次测试,首次测试由发射筒发射,最后将完成潜艇发射试验。

  天刚蒙蒙亮,一对身着深蓝作训服的大校夫妻,匆匆钻进潜艇。随即,携载着潜射导弹的潜艇徐徐离港,悄无声息地隐身奔向发射阵地……

虽然印度已拥有陆基“烈火”系列导弹搭载核弹头进行威慑,并建立了空中核打击能力,但缺少水下核威慑力量仍然是其巨大的能力空白。

  晌午,随着一声闷雷般的巨响,一枚导弹披着晶莹的水帘钻出海面,霎时喷出橘红色的尾焰,昂首直刺蓝天……

射程750km的K-15潜射弹道导弹已完成多次水下发射筒发射试验,但仍未开展潜艇水下发射试验,预计只能在今年年底印度首艘国产核潜艇“歼敌者”号海试后才能展开。该潜艇排水量6000吨,虽然艇上小型83兆瓦增压轻水反应堆于去年8月10日起堆,但目前仍未达到海试所需的功率要求。

  这是海军某试验区司令员胡文萃和他的妻子、高级工程师邹青第36次携手随潜艇执行潜射导弹水下发射试验任务的一幕。

在持续18个月的海上验收试验中,10吨中的K-15导弹将安装于艇上4座发射筒中。该潜艇属于印度“先进技术舰艇”(ATV)项目,另有2艘国产核潜艇正在建造,建造船厂为印度海军Vizag船厂。

  夫妻双双下潜艇,舍生忘死建奇功。27年来,这对“导弹伉俪”在我国潜射导弹科研试验中攻坚克难、无私奉献,做出了突出贡献,受到军委领导的表扬和肯定。

(原标题:印度海军试射新型潜射核导弹)

  “如此神圣的事业,军人岂能袖手旁观”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潜射弹道导弹研制完成了陆上试验之后,正式转入海上试验。就在第一次水下发射前,胡文萃、邹青先后从学校毕业,来到了该试验区,开始参与试验准备工作。

  1982年10月,这对年轻人幸运地参加了我国首次水下发射运载火箭工作。

  蛟龙腾空,寰球震撼。两位年轻人在分享成功喜悦的同时,也看到我国潜射导弹技术的差距,感到了肩上担子的分量。

  1985年,试验进入了又一个重要关头。

  “轰!……”一枚导弹跃出海面,但飞行数秒后,导弹在空中解体。试验现场,人们陷入极度焦虑之中,火箭研制专家开始查找导弹发射失败的原因。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专家们仍在冥思苦想。29岁的试验区助理工程师胡文萃坐不住了,他和战友们找来相关图纸和资料,没日没夜地忙开了。

  “这事儿不该我们管。”有人提醒说:“试验区的职能如同地方的质量技术监督局,人家生产什么,我们检验什么。至于人家如何生产,那不是我们的事!”

永利总站,  “新型潜射导弹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强军梦,如此神圣的事业,军人岂能袖手旁观!”胡文萃斩钉截铁地说。

  此后两年多时间里,他和方世武、李艳等人投入到艰苦攻关中。经过大量推理、运算和试验数据比对,终于找到了发射失败的原因。他们乘胜前进,拿出了一整套解决问题的建议和技术方案。

  为此,某试验基地专门向上级递交了专题报告。很快,他们的研究成果作为综合治理的三项措施之一,被应用到后续试验中。

  经过无数次的试验,这天,一枚导弹以雷霆万钧之势,从深海中呼啸升空,直扑目标……我国潜射战略导弹定型试验终获成功。胡文萃为此荣立二等功。

  27年来,胡文萃先后任室主任、副参谋长、总工程师等职,变迁的是岗位,不变的是追求。他与战友们一起攻克了某型导弹发射装置改造、新试验航区建设、新一代高精度测控网建设等数百个装备技术难题,所建80多个技术项目、160多套设备,全部达到或超过国内先进水平。

  和重点大学毕业的胡文萃相比,邹青搞科研的基础要差一些。然而,她的钻研劲头,却丝毫不逊色。

  一次潜射试验,存储数据的“黑匣子”完好地打捞上来了,可是数据记录带上却空空如也。拿不到数据,发射成功了,也是白搭。邹青心急火燎,带着课题组,投入到破解“黑匣子”之谜的攻坚战中。

  经过潜心探索,难题迎刃而解。邹青与研制单位一起,对“黑匣子”进行了改进。此后,每次导弹发射,瀑布般的数据流都被源源不断地记录下来。

编辑:军事详情 本文来源:军报披露09年春节前我军进行潜射导弹发射试验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