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历史 > 正文

变革与重构:互联网技术对新闻舆论工作的影响

时间:2019-11-24 02:46来源:历史
民间舆论场则是公众基于对自身利益和情感出发,对公共事务进行民意表达的舆论场。当突发事件或热点事件发生时候,传媒媒体的“两微一端”通过及时报道、配发评论进而引导舆论

民间舆论场则是公众基于对自身利益和情感出发,对公共事务进行民意表达的舆论场。当突发事件或热点事件发生时候,传媒媒体的“两微一端”通过及时报道、配发评论进而引导舆论,传递主流价值观,民间舆论场则可以通过微博评论、微信公众平台、论坛社群等表达意见、传递态度、宣泄情绪。

5G时代的来临,将极大限度的打破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空间联系和时间联系,同时,也将打破媒体与人,媒体与媒体之间的边界,将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跨时空、跨渠道传播。同时伴随5G技术应用而来的4K、8K技术,VR、AR技术等将使传播信息的细节无限放大。

一、互联网最新技术对舆论传播工作带来的影响

基于有限的时间窗口,着力提升舆情快速反应新要求

智能化媒体时代的发展进化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革新,互联网最新技术又给予传媒和舆论工作以新的机遇和挑战。区块链技术由互联网金融纵深发展而来,相较于传统的“厂商-中间商-消费者”,区块链技术成为了新的中间商,通过简化厂商与消费者之间的机构,来实现去中心化的、更为透明的、更为精准的“分布式记账”,媒体区块链通过智能合约的形式可应用于内容付费、数字版权、信息共享、广告精准投放等传媒领域。而互联网卫星的发射标志着卫星互联网时代的开启,彻底改善用户上网体验,为用户参与信息传播和传播者分析舆情、引导舆论提供了更强有力的技术护航。

从技术角度来看,5G以其百倍于4G的速度、低时延、避免网络拥堵等特点,将推进社会全面进入“万物皆媒,人机共生”的智媒时代。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曾提出著名的“媒介即讯息”“媒介即人的延伸”等理论,从媒介技术发展角度来看,5G技术的广泛应用,势必对网络信息传播带来新的变化,对传播渠道和传播内容的影响更是巨大。公众在高速网络支持下,对视频类信息的获得将更加活跃,甚至有互联网专家认为,5G时代视频流将成为主要的信息表达形式,全民进入“直播无处不在,无人不播”的新传播时代。

3.互联网+环境下舆论引导机遇和问题。网民媒介接近使用权和网络话语权的获得,为互联网+环境下的舆论引导带来了机遇,也伴生了问题。基于网络舆论生成的低成本和快速性,网络舆论的引导应该具有新的要求。

4月16日,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发布《2018年我国互联网网络安全态势综述》年度报告指出,网络安全威胁日益突出,网络安全风险不断向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国防等领域传导渗透。随着互联网进一步普及,5G技术的广泛应用,舆论环境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安全挑战。针对5G技术对网络舆论环境的影响和变化,我们必须始终保持清醒认识和高度警惕,才能在积极应对网络传播新挑战中,做好新时代网络舆论生态建设这篇大文章。

2.互联网最新技术下的两个舆论场。 随着互联网的演进和互联网技术的升级,两个舆论场也出现了互联网形态,或者说两个舆论场在互联网上得到延伸。其中官方舆论场是指依托主流媒体新闻发布的机制建立起来的,旨在宣传解释国家政策和立场的舆论场。在两会期间,《安徽日报》推出H5作品《创新驱动,安徽抢先一步》,以朋友圈形式开设“两会朋友圈”专栏,聚焦热点话题,在“两微一端”同步推出新媒体作品《@李克强总理,你的这些建议我们都同意》,以“内容解读+报告原声+现场视频+网友评论+表情包”的全媒体形式解读政府工作报告。

一是掌握5G时代舆论引导的主动权。广大领导干部应充分重视5G技术广泛应用所带来的技术价值和社会价值,但同时应保持清醒的认识和时刻的警惕性,以更加开放的姿态主动拥抱互联网,尊重互联网规律,掌握5G时代舆论引导的主动权。借助5G时代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优势,精准把握传播渠道、传播内容以及广大群众的重点关切,真正实现“网络群众路线”。比如:“学习强国”APP上线,人民日报主动策划的多个宣传活动,多家主流媒体、地方政府入驻“抖音”平台通过短视频形式传导正能量等,都精准把握了群众的需求,主动出击,占领主动传播的制高点。

当以官方微博为代表的官方舆论场对事件或现象发表长微博进行舆论引导后,网络舆论场中的话题热度会呈逐渐下降的趋势,在互联网中民间舆论场的负作用也会弱化。

基于消失的传播边界,切实加快全媒体传播体系新实践

舆情是在一定时期一定范围内社会公众对社会现实的主观反映,是群体性的思想、心理、情绪、意志和要求的综合反映。网络舆情具有一定代表性的社会整体意见和情绪态度在互联网平台上的反映,互联网时代舆论和舆情的表达有了更广阔的平台,部分用户通过网络平台发布的意见最终会汇聚起来,形成强有力的舆论“意见气候”,互联网使得多样化、多观点、多立场、多来源的意见得以扩散,同时互联网也成为了舆论发酵的主要阵地,冲击着过去传统媒体占据舆论引导主阵地的格局。

随着5G技术的全面应用,视频传播、手机直播将无处不在,正如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网络视频用户规模高达6.12亿,使用率为73.9%。舆情事件从萌芽到发酵再到全面爆发,时间将被大幅度压缩,同时“碎片化”的信息传播和不断反转的舆论走向,将对各级政府及网信部门舆情处置、快速响应提出了新的要求,传统的舆情处置手段,特别是一些领导干部简单粗暴的“删堵封”将面临“失灵”的风险。同时,首次官方权威发布信息的准备时间窗口将越来越小,“黄金回应时间”将越来越短。

大数据数据来源的多样化、数据的巨大性、信息处理的快速性为新闻业务的变革带来契机,在大数据的驱动下,不仅新闻业务领域会增加预测性新闻、改变深度报道的模式、提高新闻报道个性化的程度,还将全面提升对用户信息的分析能力、提升用户分析的精准性,甚至影响着媒体的盈利模式。

基于5G技术的技术价值和社会价值,我们更应正视5G时代的问题和挑战,加强网络舆论环境生态建设,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更应主动适应网络技术变化发展,掌握其规律,运用其规律,真正实现以网络联系群众,以网络沟通群众,以网络助益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在“4·19”重要讲话中指出:“凝聚共识工作不容易做,大家要共同努力。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网上网下要形成同心圆。”5G时代的到来,将为构建5G时代的舆论场同心圆,实现网信事业快速发展带来新的变化和挑战。

舆论主体参与程度的提高:互联网这一载体让政府、企业信息进一步透明化和公开化,公众作为舆论主体参与舆论传播和反馈,能够聚集同类意见,形成强大的舆论态势。“江歌日本遇害案”、“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豫章书院事件”都是在公众全面推促中媒体追踪报道,揭示出事件背后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得关系网。

中国已全面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摘要:智能化媒体时代的到来将媒介融合的进程推向了新的发展快车道,当互联网思维弥散渗透到舆论和传媒领域,曾作为虚拟空间的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的交融就更加紧密,“网络化的社会”成为被重新定义的流动空间,互联网视域下的最新技术也给传媒工作和舆论引导带来了新的变革和挑战,传媒版图也因此面临重构,传媒市场或再面临新一轮的洗牌。

1969年,互联网诞生,50年来互联网发展速度之快,对社会生活影响之深令人叹为观止。当前,我国已全面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29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8.17亿。随着三大运营商公布5G通讯商用时间表,5G通讯技术将全面进入我们的生活,中国在移动互联技术上的突破,将实现互联网发展质的飞跃。目前,互联网行业达成普遍共识称2019年为5G元年,认为5G技术是互联网技术发展50年来的一次重大突破,5G时代第一个手机电话已经被拨通,且在上海、北京等地,配套基站及应用场景正在不断丰富。

网络舆论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民意指向,但不能涵盖所有社会阶层,网络舆论与现实民意仍然会存在差距。网络舆论形成环境的复杂性还容易滋生网络暴力,对当事人造成直接或间接伤害。网络舆论作为一种监督力量,可以对司法权力进行一定的监督,但也出现了“媒介审判”这种舆论力量越界的现象。互联网可以反映出一定的社会矛盾,互联网环境下道德的标准的冲突也使得网络舆论与道德困境的关系成为中国舆论发展过程中值得关注的一组关系。

传统媒介环境下,各级领导干部往往对“线下”面对面沟通较为得心应手,而对网络上的“键对键”沟通重视不足,甚至视网络沟通为“洪水猛兽”。在未来5G广泛应用的时代,信息传播主体“传”与信息接受主体“受”之间的信息流动方向更加多元,流动速度更加快速,形成多头链接。

编辑:历史 本文来源:变革与重构:互联网技术对新闻舆论工作的影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