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历史 > 正文

美元“点纸成金”神话难以为继

时间:2019-06-08 08:43来源:历史
从中国总理温家宝最近呼吁美方以负责任的态度考虑和制订其重振计划来看,美国推行不计后果的所谓救市措施在使美国经济中长期承受巨大风险的同时,势必严重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

从中国总理温家宝最近呼吁美方以负责任的态度考虑和制订其重振计划来看,美国推行不计后果的所谓救市措施在使美国经济中长期承受巨大风险的同时,势必严重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利益。

流动性过剩是我国宏观经济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它反映的是经济体中的货币发行量过多,超过了经济均衡时的货币需求水平,经济体中蕴含了大量的游离于经济体之外的闲置货币。它不仅影响货币市场,还影响商品市场、资产市场、外汇市场及国内固定投资。流动性过剩是信用经济下的一个产物,它是信用货币的一种扩张,从国际货币体系的演变过程来看,从金本位制——国际金汇兑本位——美元本位制——牙买加体系的逐步演变过程中,就多次出现流动性过剩问题。在当今的国际货币体系下,流动性过剩也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它源于当今的国际信用货币,以及各国经济实力和货币地位的不对等,发达国家利用自己在世界经济地位中所处的经济实力,可以更多地输出本国货币资产,而调节本国国际收支的责任较弱,宏观经济政策的约束力也较弱。发达国家的货币仍然处于国际的主导地位。虽然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不再是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美元双挂钩”制度,但是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功能并没有减弱。美元等货币继续充当国际支付和清算的功能,能够获得巨额的铸币税。虽然发达国家的货币已经脱离黄金(227.09,-5.37,-2.31%,吧),但是充当国际货币的主导地位仍然很强,在国际贸易和投资方面,处于优势,而发展中国家则处于相对的不利地位。发达国家资本的货币扩张和货币贬值,导致全球流动性过剩,资本流入发展中国家,对发展中国家货币产生很大的冲击,导致这些国家的汇率发生大幅度波动。一旦投机资本获利回流,导致这些发展中国家承受巨大的损失。因此发达国家容易向其他国家转嫁货币风险,发展中国家更容易受到外国资本的冲击。国际收支调节的不对称性,美元贬值的风险增加。美元仍然是国际上主要的储备货币,对国际收支的调节具有不对称性,别的国家调节国际收支的逆差必须要储备美元,而美国只要通过本国美元货币输出就可以调节。由于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可以增加进口,用廉价的货币获得更多的国外资源,这也是美元大量输出的一个重要原因。其结果是其他国家美元的累积越多,美元输出的就越多,全球的流动性就越多。这些过剩的美元要在全世界寻找新的投资机会,资金在全球范围内流动,导致全球的流动性过剩,不断推高全球的金融资产的价格。同时过多的美元会导致美元的币值下降,美元存在贬值的风险。美国通过美元资本输出,没有最后的承诺机制,发展中国家持有外汇储备面临更大的风险。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相比,如果其他国家的美元储备货币过多,可以到美国兑换黄金。在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下,美国可以更加自由输出美元,无需承担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兑换黄金的最终职能,这种职能由各国货币和美元的自由浮动来解决。因此在这样的制度安排下,美国可以输出美元,而不用承担相应的兑换责任。其他国如果美元过多,就要承担美元贬值的风险,没有兑换黄金的最后承诺机制,其他国家的美元外汇储备面临更大的风险。制度约束削弱。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国为了维持“双挂钩”制度,必须增加相应的制度约束,否则汇率制度将面临崩溃的风险。而现在很多国家的汇率制度是本国货币单向钉住美元的。美国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和义务,他可以利用美元国际地位的优势,扩张货币,增加进口和对外投资,获得铸币税。而其他国家获得美元储备资产,在钉住汇率制度的条件下,这些国家国内扩张货币,本国流动性将过剩,但由于本国货币不是国际货币,它不能够像美元那样自由输出,获得铸币税。国际货币协调的地位是不对称的。由于美国实行的是浮动汇率制度,他既不钉住黄金,也不和其他国家货币钉住,因此其他国家由于美元储备货币过多导致的经济过热,美国不需要进行任何干预和协调措施,所有的问题都由钉住美元的国家自己解决,所有的调控责任都由这些国家自行承担。因此从当今的国际货币体系来看,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可以获得大量的铸币税,而又不需要像布雷顿森林体系那样,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一些发展中国家的货币相对处于劣势,他不能够获得铸币税,同时自己又必须承担美元货币扩张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独自承担干预的责任,这是国际收支和汇率调控的不对称性,国际货币体系存在明显的强弱失衡。发展中国家货币往往是依附于发达国家货币。通常在汇率制度的选择中,不同国家的偏好是不同的。如像美国等这样的经济大国,国际贸易相对本国的经济总量来说是有限的,故它们通常愿意选择浮动汇率,对它们来说,汇率变动的不确定性还是能够忍受的。但对一些比较开放的小国,特别是金融市场浅薄的发展中国家,如果选择浮动汇率,则汇率更加易于波动,也会更大程度地直接影响本国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国际贸易的发展,故它们通常选择钉住这些发达国家货币的固定汇率制,以防止汇率波动对本国经济的冲击。目前一些发展中国家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希望钉住美元;另一方面必然受到美元币值变动的影响。由于美联储长期以来货币的发放过滥,导致全球流动性过剩。我国也是美元的主要输入国,拥有大量的美元储备,也是美元流动性过剩的国家。中国的流动性过剩很大一部分来自美元的流动性过剩,由于我国长期实行的是钉住美元的汇率制度,我国的外币流动性过剩也来自美元的大量输出,我国的外汇占款不断增加,本国货币供给也不断上升,面临通货膨胀的风险。因此我们应该积极应对: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这种货币体系的安排在长期内仍将存在。目前这样的国际货币制度安排还将长期存在,少数发达国家货币主宰国际货币体系的格局并未改变,它们充当国际货币的功能,引领国际货币体系。信用货币仍然是全球货币制度的基础,各国信用约束仍然较弱,少数发达国家信用货币的扩张和流动性过剩问题会继续存在。随着中国不断推进改革开放,要不断改革人民币汇率制度和完善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争取汇率变动的主动权。必须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在推动资本账户开放和汇率市场化的进程中,要不断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提高人民币货币的国际竞争力。争取挤进国际化货币的行列,能够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汇率制度不再钉住美元,而是更加弹性的浮动汇率制度,有利于更好隔绝外部的冲击,实行独立的货币政策。建立金融风险的预警机制。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和金融市场的国际化,使得各国经济体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我们要建立科学的预警体系,防止别国的风险传播到国内。在当今的国际货币体系下,没有强制的货币制度的约束,各国的经济政策都追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有内在扩张的冲动,可能导致外在的溢出效应,影响其他国家经济的稳定,我们要积极预防。这正如在高速路上行驶的汽车,在你保证安全驾驶的条件下,还要防范别的车辆撞上你,积极防范外部风险的转移,维持本国经济的安全。积极争取国际货币协调的主动性。如果美国货币扩张,我国通过贸易和投资可获得美元储备,美国可以获得铸币税。为了稳定汇率,中央银行必须干预外汇市场,这就会导致货币供给上升,流动性增加。为了防止经济过热,中央银行必须采取紧缩性的货币政策,所有的调控压力全部落在我国中央银行的头上,而美国却不需要采取任何政策措施,这是货币地位的不对等所导致的。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每当美元面临危机,其他国家都采取相应的政策,共同参与解决。因此我国人民币升值和流动性过剩,除了我国应该采取相应的宏观经济政策外,一些发达国家也应该采取相应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我国以后要积极争取国际货币的协调。我们要善于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历史是一面镜子,要以史为鉴,防止历史的覆辙重演。日本资产价格的泡沫和东南亚的货币危机,我们要积极吸取经验教训,在面临宏观金融风险的时候,要科学决策,防范外部投机冲击。

为应对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二十大国集团(G20)决定于四月初在伦敦召开峰会。准备到场唱主角的欧美列强各自开出了拯救世界经济的药方,美国强调当务之急是以最大力度拿出重振经济的方案,欧盟则高喊要确立金融市场管理的新制度,至于在欧洲鼓噪一时的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则退居遗忘的角落。

随着欧元的巩固及中、俄、印、巴等经济体的崛起,丧失相应经济实力支撑的美元霸主地位难以为继,点纸成金的神话面临终结,而以世界经济现实为基础的多元货币新体制呼之欲出。

美元“点纸成金”神话难以为继

在这场混战中,因各方将宝押在中国经济率先复苏上,使人民币成为强势货币的趋势愈加明显,导致中国出口贸易受到进一步打击以及中国巨额外汇储备的市场价值不断缩水。作为出口大国和美国的最大债主,中国的担心和维护自身利益的愿望理应得到尊重。

殊不知,现存货币体系恰恰是造成这场空前危机的一个主要原因,若不彻底改革,则任何重振措施所能拯救的都不过是建筑在脆弱的、严重不平衡基础上的市场。为此,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要求全面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旨在保护自身的正当利益,避免重演因此而造成的经济危机。

文章摘录如下:

编辑:历史 本文来源:美元“点纸成金”神话难以为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