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历史 > 正文

此生我们还能得到检讨过去的机会吗

时间:2019-06-22 13:42来源:历史
光州事件韩国光州事件的发生,韩国政府当局的独裁统治是其根本原因,但是这场民主化运动之所以发生在光州仍然有很多历史的、地域的原因。就是这诸多原因的作用导致了这场运动

永利总站 1光州事件 韩国光州事件的发生,韩国政府当局的独裁统治是其根本原因,但是这场民主化运动之所以发生在光州仍然有很多历史的、地域的原因 。就是这诸多原因的作用导致了这场运动的发生,韩国历史、韩国命运由此发生了转折。 1980年5月18日,当荷枪实弹的韩国军人出现在众多赤手空拳的抗议学生面前时,多数光州市民丝毫没感到这场可怕的屠杀即将来临, 他们还沉浸于琐碎的生活之中,或许有些人在教堂祈祷,有些人在超市中购物,还有些人在看当时电视上演的肥皂剧。这正如2007年上 映的电影《华丽的假期》(华丽的假期为军队镇压光州民运的代号)一片的开场,影片主角民宇开着出租车在林荫大道上惬意地行驶, 路边黄灿灿的麦穗随风轻摆,天空晴朗煞是好看。随之镜头一转,即是韩国军队奉命空运去光州的场面,士兵们在机舱中接到长官的命 令:“行动开始,我要他们的血。”像是吃了致幻药的军人,凶神恶煞一般。该片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成功跨入韩国影史票房榜第八 位。 光州地处韩国西南部,在古代朝鲜属于百济,从1893年起,光州成为全罗南道的首府。 自古以来,全罗南道与位于东南部的庆尚道一直存在严重的地域对立。全罗地区大致相当于古代朝鲜百济国的领土范围 ,而庆尚地区则是新罗国的一部分。高丽王朝(918-1392年)的创立者王建统一朝鲜半岛以后,视百济为“蛮横的叛乱之 地”,下令禁止百济人入朝为官,朝鲜高级官吏一直由庆尚地区出身的子弟把持。到韩国朴正熙军政府统治时期,光州及所在的全罗南 道是一直被摒除在国家财政投资开发地区之外,成为受到歧视的贫困地区。两个地区的民众对立情绪严重,甚至到了互不通婚的程度, 在此背景下,光州成为韩国民主运动勃发的中心地区。 1976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刺杀,韩国政治局势骤然紧张,12月12日,身为国军保安司令的全斗焕少将发动政变 ,全面掌握了韩国的军政大权。1980年4月起,韩国各大城市爆发了大规模学运,以大学生为主体的民众纷纷组织游行示威,要求军政 府下台。永利总站,5月初全斗焕政府公布了戒严令,宣布在汉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动,禁止集会游行。5月17日,全斗焕政权颁布《紧急戒严令》, 进一步扩大戒严范围至全国,禁止一切政治活动,关闭大学校园,禁止召开国会,禁止批评国家元首,还拘捕了金大中、金钟泌等民主 运动领袖。因金大中为全罗南道人,全斗焕此举更是激起了光州市民众的强烈愤慨。 5月18日凌晨,全斗焕调遣数万军队分六路包围了光州市,军队首先进驻到全南大学、朝鲜大学等学生运动基地。当天清晨,一千五百多 名大学生聚集在全南大学校门前与戒烟军队发生冲突,数十名学生被打伤。光州学生和市民奋起抗争,聚集于全罗南道道厅前广场,揭开了“光州民主运动”的序幕。学生与市民以道厅为中心,到光州火车站、高速巴士总站等地阻拦戒严军进城。 5月20日,以200余辆市内公共汽车和出租车司机示威为契机,光州的学运很快扩展为工人、城市贫民、公司职员、店员等社会各阶层广 泛参与的以铁棒和角木为武器的“武装”暴力抗争。5月20日下午,超过20万的光州市民涌上街头,声讨全斗焕独裁政权,并占领了光 州市政府。5月21日下午,戒严军队在道厅附近的锦南路开枪射杀示威民众,造成五十多人死亡,五百多人受伤的血案。为对抗军队的血 腥镇压,示威市民群情激昂,他们从警察局和军队那里抢夺了部分武器,与戒严军在街头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戒严军队见无法控制局 势,在下午五点半全部撤到光州城外,光州市民就势占领了道厅大楼。 此后一周,光州进入了短暂的自治时期,光州相继成立了“5.18收拾对策委员会”和“学生收拾对策委员会”。前者主要担任与戒严军 的谈判工作,而后者则负责对市民的管理协调工作。光州市民发挥团结互助精神,家庭主妇主动给示威群众送饭,很多没参加示威的女 学生和女职员则道医院鲜血救治伤者,在此期间,光州没有发生一件治安犯罪事件。 全斗焕政权当然不会让此僵局一直延续下去,全斗焕很快从三八线附近调回第20师团前往光州镇压。在得到美国的默许后,数千名韩国 军队在5月27日凌晨3点再次进驻光州,尽管有市民卧路阻挡,但军队的坦克仍然肆无忌惮地压过他们入城。戒严军很快占领了道厅,并 枪杀了最后一批不肯撤出道厅主楼的二十多名学生和市民。光州民主运动就此以被军队残酷镇压而告终,在这场血腥的杀戮中,光州民 众伤亡巨大,造成200名到2000名(反政府人士及其示威者公布数字)无辜者遇害。光州事件之后,全斗焕政府在全 国疯狂地镇压民主运动,5月28日逮捕了几千名参与民主运动的市民,并以‘光州事件的幕后操纵者’的罪名判处金大中死刑(上诉后改 判无期徒刑)。 全斗焕在镇压光州民运后,达到了他所期望的震慑效果,其统治权力充分巩固,在3个月后当选为总统。在其统治期间,光州事件的真相 一再被掩饰和歪曲。全斗焕政府将事件定性为“金大钟等亲共主义者主导的内乱阴谋事件”,并严禁所有对光州事件的报道和出版物的 发行。 尽管政府对光州事件的评价进行高压封禁,但光州事件的死难者家属和幸存者还是建立了一些社会团体进行抗争活动,在每年的5月18日 ,这些团体都坚持举行追悼会,并逐渐形成“追究真相”、“严惩元凶”、“赔偿受难者”等共识。韩国的天主教会每年都举办追悼会 为死者在整个光州抗争期间,当地的天主教会设立了广播站,向全国揭露了戒严军滥杀无辜的暴行,颂扬了市民们的正义行动,教会甚 至派神父到罗马呼吁教廷制止韩国军政府的杀戮行径,光州事件后,光州基督教医院、红十字会医院等教会医院组织了对受伤者最及时 的救助。 1987年,韩国国内要求查明“光州事件”真相的舆论愈来愈强烈,政府官员亦开始打破禁忌,公开谈论“光州事件”,受难者可以在国 会听证会上讲述所受到的迫害。 1987年任期将届前,全斗焕发表声明悍然拒绝修宪,企图延长任期,再度引发学生与民众强烈不满,当年6月,韩国民众开展了以“人 民的力量”为主题的民主运动,持续时间达一个月,遍布全国都市街头的上百万民众的示威游行,终于迫使军政府向民意低头。全斗焕 钦点的接班人卢泰愚于同年6月29日宣布“民主化宣言”,承诺释放所有政治异见人士,并举行公民投票修改宪法,恢复总统和国会的直 接选举,确立了沿用至今的公民直接选举总统制,韩国民主化运动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1993年,总统金泳三第一次把全斗焕的政变和"光州事件”定性为"内乱性的事件”,即承认全斗焕企图执政而引起"光州事件”。1994 年,"五一八纪念财团”创立,作为把五一八赔偿金发还给受难者而设立的有关合法团体。同时,光州事件受害者正式起诉全斗焕等35名 责任者发,展开法律诉讼行动。1995年7月,政府决定不起诉有关加害者,理由是"成功的内乱不能被处罚”,引起广泛舆论批评。在民 众的压力下,1996年2月28日,全斗焕及卢泰愚等16人被起诉,全斗焕因"叛乱、内乱首恶罪”被首尔地方法院判死刑,卢泰愚则因"叛 乱、内乱主要任务从事罪”被判监禁22年6个月(1997年12月,两人被总统金泳三特赦)。1997年,金泳三签署“五一八”运动特殊法 令,正式为光州事件正名,为死难者家属支付赔偿金。至此,光州事件在法律上获得了平反。 可以说,是1980年光州民主运动敲响了韩国军人独裁统治的丧钟,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来。光州民主化运动中,民众成为创造历史的主 人,证明了民众就是民族历史发展的动力。

     在金泳三政府时期,通过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漫长审判,韩国的民主化运动经过十余年的斗争终于终有了平反昭雪的一天。光州事件的死难者没有看到这一天,但是至少在他们的家属手捧遗像在法院外声泪俱下控诉的时候,面对的是媒体的层层簇拥,而不是军警的刺刀水枪和实弹。
   03年奉俊昊拾起80年代韩国的点点滴滴时候,有无良警察拷问嫌犯的不择手段,有民主化运动激荡的大背景下的政治乱象,不多的几个闪出镜头反映军警镇压学生时乱拳棍棒相加,还有电影中一个片段警察和学生几句言语不和演变的一场乱战,双方互为仇雠的惨斗场面,让我们对那个时代的韩国有了些浮光掠影但感同身受的情绪。那个貌似平和沉闷的时代里暗涌的针对军政府不满情绪和及对其下的执法机关天然的不信任感和敌对,让几个办案的警察面对淹入人群的连环杀手的追踪无从下手而且处处碰壁,心力交瘁。野蛮拷问加栽赃陷害的破案手段遇到了咄咄逼人的媒体追访无从掩盖,细致缜密的技术侦破方法遇到整个非正常时期的政府运作结果是连个最起码的现场证据都保存不了,军警没有担起保境安民的职责却被抽调去镇压学生游行。与其说是这几个警察的无能一再放走了杀人嫌凶,倒不如说是当时的军政府根本就漠视普罗大众的民生权利,一切以独裁政府的统治稳定为前提,以制造战争恐慌来训练它的国民生活,压制任何超出他们想象范围的事情。
  我真的很羡慕韩国近几年能拍出这么多反思过去的影片,(印象很深的还有《孝子洞理发师》《实尾岛》)毕竟这段历史才刚刚过去十余年,灰尘还未盖上多厚就被后人拿出来时时拂拭。让逝者泯然生者警醒。李唐那位贤君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可能有的人确实只知活在当下,从没明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背后的历史规律。我只想在明白自己的身世,为什么这一代人无一例外的感到迷惘。
背景介绍: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部下情报部长金载圭刺杀,由崔圭夏任代总统,韩国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汉城之春”。但好景不长,实权还是掌握在军人手中。11月24日,140名民主运动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问。12月12日,又一位军界强人全斗焕发动了“肃军政变”,继续实行独裁统治。不久,金大中等民主人士发表了《促进民主化国民宣言》,要求全斗焕下台。1980年4月中旬,全国爆发了工人及学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5月初全斗焕政府公布了戒严令,宣布在汉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动,禁止集会游行。但民众示威浪潮随之更扩大,要求撤销戒严令和全斗焕下台。5月15日,约10万名大学生在汉城集会,向军政府示威。   

5月16日光州也有3万名学生与市民示威。5月17日,全斗焕宣布《紧急戒严令》,进一步扩大戒严范围至全国,禁止一切政治活动,关闭大学校园,禁止召开国会,禁止批评国家元首,还拘捕了金大中、金泳三等民主运动领袖和学生。组成戒严军分六路包围了韩国全罗南道(相当于中国的省)首府光州市,甚至动用飞机空运军队。当日上午10点,在光州民主运动大本营全罗南道国立大学,戒严军与学生发生了第一次冲突,军队打死学生数人、逮捕多人。激动的光州学生和市民奋起抗争,聚集于全罗南道道厅(相当于我们国家的省政府)前广场,拉开了“光州518抗争”序幕。一句“到道厅去”成了当年最激荡光州市民的口号。学生与市民以道厅为中心,到光州火车站、高速巴士总站等地阻拦戒严军进城。军队向人群开火。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月20日晚,20万人在道厅集会、示威。市民组织了200多辆出租车、公共巴士突破戒严军封锁线到道厅助威。戒严军切断了光州与外界的联系,担心失控,21日凌晨向示威人群开火,造成54人死亡。21日,多达30万的老百姓来到道厅,广场及周围的锦南街、忠壮路都挤得水泄不通。一个青年站在戒严军的坦克上,挥舞着国旗,高呼“光州万岁”,市民围在一起高唱国歌,军队射杀了这位热血青年。愤怒的市民成立了“民众抗争本部”,进行长达一周的有组织有系统的对抗活动:   组织市民军,与戒严军武装对抗。他们从警察局和军队那里抢夺了部分武器,与军队开展了街垒战,占领了道厅。市民军迫使戒严军一度撤回到郊外。整个抗争期间,还训练市民使用枪械。由于有武装冲突,所以后来也有历史学家称作“518暴动”或“518起义”。  

 成立市民收拾对策委员会。与政府当局谈判:让死难者家属认领抗争者尸体、戒严军释放被捕的民众并撤出道厅及市中心、市民军交出武器。   组织救援、发动募捐、提供后勤保障。为抗争人士提供食物及日常补给。医生、护士全力抢救受伤者,连娼妓都为伤者献血。   23、24、25日连续三天晚上数万市民在道厅广场召开“守护民主市民大会”,决心与军政府对抗到最后一刻。  

编辑:历史 本文来源:此生我们还能得到检讨过去的机会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