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历史 > 正文

帝国上下歌舞升平,大臣忧心忡忡,指着宫外的

时间:2019-08-10 10:30来源:历史
问题: 晋武帝请宰相何曾等人吃饭,席间聊起家常,为何何曾认为国家快亡了? 文/格瓦拉同志 回答: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见微知著”,意指看到微小的苗头,便知道可能会发生显著

问题:晋武帝请宰相何曾等人吃饭,席间聊起家常,为何何曾认为国家快亡了?

文/格瓦拉同志

回答: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见微知著”,意指看到微小的苗头,便知道可能会发生显著的变化。这个成语常用于对家国兴衰的分析当中,成功的案例为数不少,其中西晋名臣索靖很早便察觉到国家灭亡的前景,便是经典案例。

晋武帝司马炎在灭亡东吴、统一海内后,自认为天下太平无事,便开始变得骄奢淫逸起来,再不肯勤于政务。不仅如此,武帝还经常在宫中设宴招待群臣,于觥筹交错、笑语喧哗之中,体会“与臣同乐”的目的。武帝虽然贵为天子,但每每也会在宴会上跟群臣嬉笑调侃、闲聊家常,气氛甚是融洽、活跃,然而宰相何曾看在眼里,却是忧心忡忡。

图片 1

图片 2

索靖是西晋著名的将领和书法家

当年司马昭择立世子时,属意次子司马攸,而在何曾的极力劝阻下,最终才选定长子司马炎。所以等到司马炎继位后,出于感激之心,对何曾非常看重,屡屡晋升他的官爵。何曾在晋朝官至太傅、司徒,封朗陵公,位居群臣之首,权势煊赫无比。正因为身份极其显赫,所以武帝每次举行宴会时,必定会邀请他。

索靖是西晋著名的将领和书法家,出身官宦世家,年轻时便以学识渊博、博通经史而闻名(“靖少有逸群之量...该博经史,兼通内纬。”见《晋书·卷六十》),与同乡泛衷、张甝、索紾、索永并称为“敦煌五龙”。索靖因为名气大、才能卓越,经人荐举入朝为官,被晋武帝拔擢为尚书郎,多年后又调任雁门太守、鲁国相、酒泉太守等职务。

能参加皇帝在宫中举行的宴会,对于臣子来讲是莫大的荣耀,然而何曾每次参加完宴会、回到府中后,都是长吁短叹、愁眉不展。家人出于关心,便向他询问原因,但何曾却每每不肯回答,直到某次实在“憋不住了”,才把儿子们召集在身边,然后用忧虑的口吻跟他们讲:“为父之所以每日愁眉不展,是在为国家的前途担忧啊,以目前的形势看,晋朝的国运恐怕维持不了多久。”

索靖在尚书台任职时,恰逢逢国势的巅峰期,此时晋朝已经灭亡东吴、统一海内,再加上晋武帝推行的一系列安集流民、发展生产的措施,使得国内局势在走向稳定的同时,人口迅速增加(3500万,据葛剑雄的《中国人口史》),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缔造了被史学家津津乐道的“太康之治”。而随着经济的发展,上至帝王将相,下至普通士人,便有条件追求享受,由是帝国上下歌舞升平,好一派“盛世”景象。

图片 3

展开剩余71%

何曾的儿子们听后面面相觑、大惊失色,赶紧向乃父询问原因。何曾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解释道:“但凡开国之君,莫不操心国事、锐意进取,心中永远怀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唯恐自己的疏忽,会给帝国带来覆亡的危险。所以他们的一言一行,莫不以国事为重,很少有时间跟大臣们聊家常,谈论琐事。”

图片 4

何曾长叹一声,然后继续说道:“然而陛下即位后的表现,却跟以往的开国之君不同。我每次参加宴会时,从未听到他跟大臣谈论治国理政的规划与谋略,也没有听到过他向群臣询问政治得失、民生疾苦、四边忧患,而只是在宴会上聊家常,谈论琐碎小事。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担心他的社稷不保,就算他本人可以终身享受太平盛世,但到了他的子孙那一代,恐怕就难说了。”

晋武帝毫无锐意进取、改革之心

图片 5

然而在有识之士看来,在帝国上下歌舞升平的背后,却隐藏着极大的隐患。首先,作为开国皇帝,武帝司马炎毫无锐意进取之心、改革之心,使得晋朝从建立之初便表现出暮气沉沉、危机四伏的状态。更令人无语的是,作为开国之君,司马炎将大部分精力放在纵欲享乐方面,每日倚红偎翠,深陷于温柔乡中而不能自拔,给帝国上下带了一个坏头。

何曾接着说道:“你们几个或许可以安享太平,大可不必担心。”然后又指着几个孙儿说道:“到了他们长大后,必定会遭逢乱世,能不能保全性命,就只能是交给命运了。”(“何曾字颖考,常恃武帝宴,退语诸子曰:‘主上创业垂统,而吾每宴,乃未闻经国远图,唯说平生常事,后嗣其殆乎?及身而已,此子孙之忧也!汝等犹可获没。’指诸孙曰:‘此辈必及于乱!’”见《智囊全集》)。

既然连皇帝都不把国家安危放在心里,那么满朝文武便更是如此,于是很快,晋朝的官场上便盛行文恬武嬉、崇尚清谈的风气,进而影响到整个社会。在这个奇葩的朝代,士族名流都专注于谈论玄学、互相辩难,而丝毫不谈国事、不言民生。不仅如此,他们还把实事、国事视作“俗务”,如果有人跟他们谈论治国理政、强兵富民的事情,马上就会遭到无情的讥讽。

国家好不好,关键看皇帝。一个王朝的国运能维持多久,虽然说跟守成之君的作为有很大关系,但最重要的还是开国皇帝的谋略规划如何。都说新朝新气象,然而晋武帝却毫无锐意进取、改革之心,使得晋朝从建立之初便表现出暮气沉沉、危机四伏的状态。更令人无语的是,作为开国之君,司马炎将大部分精力放在纵欲享乐方面,给帝国上下带了一个坏头。

图片 6

图片 7

藩王们手握重兵、尾大不掉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帝国有这么一位不思进取、沉溺酒色的开国皇帝,满朝文武的表现自然可知。事实的确如此,由于武帝丝毫不把国事放在心里,由此导致官场上文恬武嬉、崇尚清谈的风气大盛。不仅如此,高官名流还把做实事、谋国政视作“俗务”,如果有人谈论治国理政、强兵富民的事情,马上就会遭到周边人士的讥讽。长此以往,帝国的前途可知。

如此君臣,如此名流,已经让有识之士倍感忧心,而更让他们寝食难安的,是另外三个严重威胁国家安定的因素:州郡军队数量被严重削减,藩王手握重兵、尾大不掉,异族大规模内迁、对中原蠢蠢欲动。前两个因素造成“弱干强枝”的局面,为大规模内战创造了条件,而异族武装在晋朝内战后又会趁虚而入,很容易造成海内分崩的局面。

痴迷享乐的皇帝,不做实事的大臣,再加上手握重兵、尾大不掉的藩王和盘踞腹心、蠢蠢欲动的胡人武装,西晋从建国伊始,便已经埋下迅速崩亡的种种隐患。何曾预想的没错,就在晋武帝驾崩、惠帝即位后没多久,“八王之乱”便开始爆发,在导致神州涂炭、中原板荡的同时,也诱发了“五胡乱华”的发生。

然而面对危局,晋武帝君臣非但没有及时醒悟并匡救,反而任由它滑向失控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帝国的崩亡便在意料之中。所以等到晋惠帝即位后,索靖在入朝拜谢封赏期间,见到坐在“火山口”的帝国上下仍是一片歌舞升平、“形势大好”的场景时,内心的忧虑无以名状。

图片 8

图片 9

而就在这无休止的动乱中,西晋帝国迅速灭亡,前后立国仅有51年时间。回头再看何曾当年的分析,真是见微知著、富有远见。所以等到何家因战乱而破败后,何曾的孙子何嵩哭泣着说道:“祖父见识深远,真是大圣人啊!”(“及绥被诛于东海王越,嵩哭曰:‘吾祖其大圣乎!’”引文同上)。

晋惠帝即位后,局势愈发糜烂

编辑:历史 本文来源:帝国上下歌舞升平,大臣忧心忡忡,指着宫外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