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历史 > 正文

王晙简介

时间:2019-08-10 10:31来源:历史
问题: 如何评价唐朝宰相、名将王晙? 王晙 回答: 王晙(653?—732.9.2),沧州景城人,唐朝著名军事将领。 回顾五千年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复活中华文明纵横捭阖的血脉精魂。欢迎

问题:如何评价唐朝宰相、名将王晙?

王晙

回答:

王晙(653?—732.9.2),沧州景城人,唐朝著名军事将领。

回顾五千年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复活中华文明纵横捭阖的血脉精魂。欢迎关注“君山话史”。

王晙祖籍为沧州景城人,后迁居洛阳。王晙的祖父王有方曾官至岷州(治溢乐,今甘肃岷县)刺史;父亲王行果曾为长安尉,在当时颇有名气。王晙自幼便父母又亡,由祖父王有方抚养成人。由于出自官宦世家,王晙非常好学,他才华使王有方也非常惊奇,常说:“是子当兴吾宗。”(《新唐书·王晙列传》)王晙为人豪旷,不乐为衔检事。

大唐是中国历史上武功最盛的王朝之一,涌现出许多名将,王晙就是唐玄宗开元时代的重要将领。

二十岁时,王晙便擢明经第,任清苑尉。此后历任殿中侍御史,加朝散大夫。当时朔方军(治夏州,今内蒙古乌审旗南白城子)元帅魏元忠出征失利,归罪于副将韩思忠。韩思忠当时按律当诛,但王晙认为:“思忠偏裨,权不己制,且其人勇智可惜,不宜独诛。”(《新唐书·王晙列传》)于是上表辩解。朝廷因此释放了韩思忠,随后王晙被调任渭南令。

王晙早年读书刻苦,通过科举及第,到了唐中宗时,出任桂州都督,在任期间政绩突出,受到朝廷的通报表扬。后来出任朔方军副大总管,兼安北大都护,由此开始崭露其军事上的才能。

久视元年,宰相魏元忠因得罪了武则天的宠臣张易之、张昌宗,被贬为高要尉,司礼丞高戬、凤阁舍人张说都因此事受到牵连,也被流放到岭南。魏元忠素以忠正著称于世,因此王晙上奏武则天,为魏元忠申辩。 凤阁舍人宋璟急忙相劝:“魏公且全矣,子须威严而坐理,恐子之狼狈也。”王晙大义凛然地说:“魏公忠而获罪,晙为义所激,颠沛无恨。”王晙的一席话使宋璟非常惭愧, 自愧不如,慨叹道:“璟不能申魏公之枉,深负朝廷矣。”(《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七》)

图片 1

景龙末年,王晙出任桂州都督。当时桂州屯有驻军,为解决驻军的补济,要从数百里之外的衡(治衡阳,今湖南衡阳)、永(治零陵,今湖南零陵)等州运送粮食,往返一次颇费周折。王晙到任后,修筑城郭,提高了桂州城的防御能力,然后奏请罢掉驻军,从而解决了粮运问题。任职期间,王晙还兴修水利,开垦屯田数千顷,使百姓丰衣足食。

1、七百人奇袭吐蕃兵营

先天元年八月,太子李隆基继位,是为唐玄宗。唐玄宗虽为天子,但当朝的宰相多为太平公主的党羽,为此尚书右仆射刘幽求与唐玄宗商讨对策,准备将其一网打尽。结果事情泄露,唐玄宗只好将刘幽求发配封州(治封川,今广东封川)。广州都督周利贞受到崔湜指使,准备加害刘幽求。由于去封州要经过桂州,王晙得知这一阴谋以后,便将刘幽求扣留在桂州。周利贞闻讯,屡次发公文索要刘幽求,王晙都不予理睬,周利贞便将此事上奏了朝廷。崔湜接至公文后,多次向王晙施压,让他遣送刘幽求,但王晙依旧不予理睬。刘幽求担心地问:“势且难全,正恐累君,奈何?”于是坚决地请王晙放他去广州,以免受到牵连。王晙向他解释说:“公之坐,非朋友所绝。晙在,终不忍公无罪就死。”(《新唐书·王晙列传》)在王晙的三番五次的保护下,刘幽求最终还是留在了桂州,因而保全了性命。

开元二年(公元714年),唐与吐蕃战争爆发。吐蕃大将坌达延统领十万大军进驻大来谷,大唐陇右防御使薛讷驻扎在武街,与大来谷相距二十里。由于薛讷兵少,朝廷紧急命令太仆少卿王晙率二千人马增援薛讷。谁都没想到,这一战,王晙能一战成名,跨入盛唐名将之行列。

开元元年,唐玄宗铲除了太平公主及其党羽,崔湜等人也都被处斩。八月,刘幽求复出执政,出任尚书左仆射、平章军国大事,“故诏幽求为刻石辞。”(《新唐书·王晙列传》)

王晙的作战任务,本来是配合薛讷,从侧翼袭拢吐蕃大军。由于人数少,行动隐密,王晙这支小部队没有被吐蕃人察觉。观察战场态势后,王晙脑海中出现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夜袭吐番兵营。

由于王晙官清明,造福一方,后来当王晙想回家乡上坟,桂州百姓一起上书朝廷,请求王晙留任。朝廷闻讯后,特下诏书表彰了王晙的功绩:“彼州往缘寇盗,户口凋残,委任失材,乃令至此。卿处事强济,远迩宁静,筑城务农,利益已广,隐括绥缉,复业者多。宜须政成,安此黎庶,百姓又有表请,不须来也。”(《旧唐书·王晙列传》)王晙遂在桂州留任一年,临行时,桂州百姓又刻石立碑歌颂其功德。

这个计划把所有人吓坏了,吐番有十万大军,王晙只有两千人,两千人偷袭十万人,岂非是以卵击石,自投罗网么?然而,王晙却胸有成竹。原来他早就备有几百套吐蕃军装,只要穿上潜入兵营,黑灯瞎火的,吐蕃人岂能分辨出敌我,势必会大乱。

保护刘幽求一事使王晙得到了唐玄宗的信认,加上政绩出众,王晙的官职在一年内不段迁升。开元二年正月十三日,唐玄宗诏选政绩显著的地方官史入京为官。王晙入京后,任鸿胪大卿,充朔方军副大总管。闰二月,王晙又兼任安北大都护(治同城,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南)、朔方道行军大总管,丰安(军所在今宁夏永宁西)、定远(军所在今宁夏永宁北)和三受降城及附近的军队皆受王晙统领,可谓风光无限。同时将安北大都护府迁至中受降城,在此置兵屯田,防备突厥。不久王晙又转任太仆少卿、陇右群牧使。

入夜时分,依照计划,七百名身着吐蕃服装的敢死队悄悄地潜入敌营。其余士卒在距离吐蕃兵营五里之处,擂响大鼓、吹起号角。敢死队员在敌营中四起活动,大搞破坏,吐蕃兵营大乱,无法制止。

此时唐与吐蕃的战争仍在河陇和西域两个战场上进行。两个战场互相策应,以河陇一带为主战场。唐朝采取依托军镇的办法,相对集中兵力,实行机动防御,并伺机反攻,逐步扩大控制区域。吐蕃则以河西九曲之地(今青海东南黄河曲流处)为后勤基地,不断攻掠河陇一带。

吐蕃统帅坌达延听到营中大乱,又闻得远处鼓角声大作,只当是唐军在夜里发起猛攻了,下令反击。可是找谁反击呢?敢死队一边捣乱,一边大声吆喝,喊完了就跑,吐蕃士兵向喊声的地方杀去,这些敢死队早跑没影了,剩下一群吐蕃士兵自相残杀。吐蕃人又杀了半天,方才发现都是自己人,这场混乱,造成了一万人以上的伤亡。

同年八月二十日,吐蕃大将勃坌达延、乞力徐等率10万大军兵临洮州(治美相,今甘肃临潭),继而攻打兰州(治子城,今甘肃兰州)和渭州(治襄武,今甘肃陇西县东)的渭源县,夺得大批牧马而还。王晙奉唐玄宗之命,随摄左羽林将军、陇右防御使薛讷、右骁卫将军郭知运等前去抵御。唐玄宗还下令在全国大募勇士,补充河、陇一带的兵力。

上兵伐谋,王晙以区区七百人夜袭,换来敌师一万人伤亡的战果,可谓惊人矣。

十月,吐蕃再次向渭源发起进攻。初二,唐玄宗下诏准备御驾亲征,并发兵10余万,马4万匹,迎击吐蕃。初十,薛讷率大军至武街驿抗击吐蕃军。王晙则率2000兵马昼夜兼程奔袭至20里外的大来谷口,配合薛讷大军作战。当时吐蕃大将坌达延所率10万大军均屯于此处,敌众我寡,双方兵力对比悬殊。此时如果防守,唐军则有全军覆没的危险。王晙深知兵不厌诈,便决定率军出其不意地发起进攻。王晙选精兵700人穿着吐蕃战服,分为前后两队,乘夜偷袭吐蕃军营。又在前队之后5里处多置鼓角,前队杀至营中后大声呼喊,五里外的后队则擂鼓吹号角助威。吐蕃军以为唐军主力赶到,惊恐之中,自相残杀,死万余人。

图片 2

初战获胜后,王晙立即组织唐军进行追击,直至武街驿。这时薛讷率部邀击吐蕃军,距大来谷二十里时,为吐蕃军所阻。这样一来,吐蕃军就被唐军从两头压缩成一团,到处挤满了溃败的吐蕃兵。王晙再次选精兵乘夜偷袭吐蕃军,吐蕃大军顿时乱作一团,这时薛讷也率军杀到,唐军前后夹击,大败吐蕃军。坌达延率残部向洮水方向逃窜,王晙与薛讷合军,乘胜追杀至洮水,于长城堡展开激战,大败吐蕃军,斩首1.7万,截获牛羊120万头。吐蕃军见无路可退,便背水一战,誓死抗争。 将薛讷军先锋、太子右卫率丰安军使郎将王海宾围入其阵,而唐将嫉其战功,迟不发兵增援,使其战死沙场。王晙与薛讷率主力赶到后,将吐蕃残部分割包围,全部歼灭,杀的吐蕃军横尸遍野,洮水都为之不流,吐蕃将六指乡弥洪也为唐军所擒。这一战唐军取得了辉煌胜利,前后共杀吐蕃军数万人,将其所掠羊马全部追回。此战以后,唐军经过多年经营,巩固了河陇一带的防务,开始了对吐蕃的大规模反攻。

2、武街之战,再立勋功

王晙在此战中,智勇兼备,两次出奇兵,最终使唐军以少胜多,堪称首功之臣。战后,王晙以功加银青光禄大夫,封清源县男,兼原州(治高平,今宁夏固原)都督,不久又任并州大都督府长史。并拜其子王班为朝散大夫。

吐蕃大将坌达延脸上挂不住了,向武封的薛讷兵团发动进攻。武街,又称为武阶谷,是一处险峻的地形,吐蕃仗着人多势众,一拥而上。薛讷打得比较谨慎,恃险而守,双方形成僵局。

王晙到并州(治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后,北方的形势发了重大变化。开元四年六月,后突厥可汗阿史那默啜被袭杀,其子匐俱小可汗立。但默啜兄子阙特勤率部袭杀了匐俱,并立其兄、左贤王默棘连即汗位,是为毗伽可汗,国人称为“小杀”。毗伽可汗即位之初,漠北的形势仍对后突厥汗国不利,各部落四分五裂。为此,毗伽可汗重新起用了默啜时期的重臣暾欲谷,稳定内部。又派人策反河曲地区的突厥降户,唆使其返归故土。而这时河曲地区的突厥降户也因地少人多,过著「无马、无衣”的穷困生活,也渐生叛意。

关键时候,又是王晙逆转战局。

www.lishixinzhi.com

王晙故计重施,在夜色的掩护下,又一次对吐蕃大军发起夜袭战。这次夜袭是不是沿用上次冒充吐蕃士兵的方法呢?史书上没有详细纪录,但这次突击仍非常成功,令吐蕃后方大乱。

八月,王晙得知河曲降户企图叛离的消息后,立即上疏朝廷:“突厥时属乱离,所以款塞降附。其与部落,非有仇嫌,情异北风,理固明矣,养成其衅,虽悔何追。今者,河曲之中,安置降虏,此辈生梗,实难处置。日月渐久,奸诈逾深,窥边间隙,必为患难。今有降者部落,不受军州进止,辄动兵马,屡有伤杀。询问胜州左侧,被损五百余人。私置烽铺,潜为抗拒,公私行李,颇实危惧。北虏如或南牧,降户必与连衡。臣问没蕃归人云,却逃者甚众,南北信使,委曲通传,此辈降人,翻成细作。倘收合余烬,来逼军州,虏骑恁凌,胡兵应接,表里有敌,进退无援。虽复韩、彭之勇,孙、吴之策,令其制胜,其可必乎!

薛讷兵团的前锋王海宾发现吐蕃兵营出现混乱,果断地发起反攻。他身先士卒,率领其部勇闯敌营,吐蕃军队腹背受敌,统帅坌达延赶紧下令向洮河方向撤退。王海宾在洮河旁的长城堡追上了吐蕃大军,吐蕃人回戈反击,王海宾寡不敌众,战死沙场。王海宾虽战死,为后续唐军争取了时间。在王晙等人的追击下,吐蕃军再遭重创,阵亡一万七千人,损失马匹七万五千匹,羊牛十四万头。

望至秋冬之际,令朔方军盛陈兵马,告其祸福,啖以缯帛之利,示以麋鹿之饶,说其鱼米之乡,陈其畜牧之地。并分配淮南、河南宽乡安置,仍给程粮,送至配所。虽复一时劳弊,必得久长安稳。二十年外,渐染淳风,将以充兵,皆为劲卒。若以北狄降者不可南中安置,则高丽俘虏置之沙漠之曲,西域编氓散在青、徐之右,唯利是视,务安疆埸,何独降胡,不可移徙。

编辑:历史 本文来源:王晙简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