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历史 > 正文

陈圆圆、董小宛与冒辟疆的三角恋情,引起了大

时间:2019-09-29 07:11来源:历史
秦淮八艳图 董小宛,名白,字小宛,号青莲,江苏苏州人,因家道中落生活贫困而沦落青楼,名隶南京教坊司乐籍,与柳如是、陈圆圆、李香君等同为“秦淮八艳”。1639年,董小宛结

永利总站 1

永利总站 2

秦淮八艳图

董小宛,名白,字小宛,号青莲,江苏苏州人,因家道中落生活贫困而沦落青楼,名隶南京教坊司乐籍,与柳如是、陈圆圆、李香君等同为“秦淮八艳”。1639年,董小宛结识复社名士冒辟疆,后嫁冒为妾。明亡后小宛随冒家逃难,此后与冒辟疆同甘共苦直至去世。

中国悠长复杂的历史,吸引人也让人迷失,如何讲述历史?本书作者别出心裁,作了探索和尝试,在波诡云谲的历史长河中,选择一年——公元1644年,一城——金陵南京,一河——秦淮河,以此为背景,展开六段著名的情爱传奇:钱谦益与柳如是、冒辟疆与董小宛、侯方域与李香君、龚鼎孳与顾媚、吴梅村与卞玉京、吴三桂与陈圆圆。这些轮番上场的男男女女,讲述了身处末世的奔突与绝望,亦有相知相惜的温暖和力量。作者以诗意的笔调,让我们重温“一代之兴衰,千秋之感慨”,而落笔点,则是永恒的爱情和人性。

佳人才俊知音相和

永利总站 3

就在董小宛离开秦淮河不久,却有一公子慕名到秦淮河去寻访她,那位公子就是冒辟疆。冒襄,字辟疆,南直隶扬州府泰州如皋县人,生于明万历三十九年三月十五日。明清时期,如皋城里的冒氏家族人才辈出,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也是一个文化世家。

《青山憔悴:晚明秦淮风云记》

当时的明王朝已成溃乱之势,东北在清兵的铁蹄之下,川陕湖广是"流寇"驰骋的战场,而江浙一带的士大夫依然过着宴安鸩毒、骄奢淫逸的生活。秦淮河畔,妓家所居的河房开宴沿宾,樽酒不空,歌姬的翡翠鸳鸯与书生的乌巾紫裘相交错,文采风流,盛于一时。辟疆也沾染了一般豪贵子弟的浪漫风习。一方面,他年少气盛,顾盼自雄,主持清议,矫激抗俗,喜谈经世大务,怀抱着报效国家的壮志;另一方面,又留恋青溪白石之胜,名姬骏马之游,过着逍遥自在的公子哥儿的生活。

肖同庆著

冒辟疆最早从方以智那里听说秦淮佳丽之中有位才色双绝的董小宛。吴应箕、侯方域也都向辟疆啧啧称道小宛。而小宛时时在名流宴集间,听人讲说冒辟疆,知道复社中有这样一位极负气节而又风流自赏的才子。

文汇出版社出版

冒辟疆崇祯十二年乡试落第,听说小宛住在半塘,便多次访寻,小宛却逗留在太湖洞庭山。苏州歌姬沙九畹、杨漪炤名气与小宛相当,辟疆便每天来往于沙、杨之间。在离开苏州前,辟疆又前往董家,小宛醉卧在家,与辟疆相会于曲栏花下。辟疆见小宛秋波流转,神韵天然,只是薄醉未消,懒慢不主动发言。怜惜伊人酒后神倦,冒辟疆坐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匆匆离去,就是这半个时辰的交谈,已使他对董小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吴梅村在《题冒襄名妓董白像》中就以风流洒脱的笔调追忆了这次相识的过程。"京江话旧木兰舟,忆得郎来系紫骝。残酒未醒惊睡起,曲栏无语笑凝眸。"

场景1:崇祯12年,苏州半塘,夏,白天。

第二年春天,冒辟疆再到苏州访董小宛,却又听说她陪钱谦益游览西湖去了,而且准备游完西湖再转道黄山观赏奇峰苍松,不知何时方能归来。冒辟疆只好悻悻地回去了。转眼又是春江水暖的季节,冒辟疆奉母命前往襄阳探望在那里做官的父亲,经过苏州,又禁不住前往半塘寻访董小宛。这次小宛又陪客人远游黄山去了,冒辟疆失望之极,自叹:"竟是如此无缘!"失望之余,他结识了当地名妓陈圆圆,两人十分投缘,相携游历了苏州的山山水水,冒辟疆离去时还约定初夏返乡时,还来与她同赏虎丘石榴。到襄阳探望父亲,小住一段时间后即如约来到苏州,这时陈圆圆却已被嘉定伯周奎聘去京都。冒辟疆怅然若失,怀着悒郁的心情只身雇舟前往虎丘。小舟沿着半塘河缓缓而行,冒辟疆漫无目的地欣赏着两岸的风景,小舟穿过一座青石小桥,眼前一片绿意融融的柳树林,抬眼望去,柳丝深处竟隐隐约约透出一幢小楼的檐角,在青山绿树的映衬下,显得如诗如画。这等僻静之地还有人家?那定是什么方外隐士、世外高人了!冒辟疆一时来了兴致,便命舟子将船系在了柳树上,他则登岸向小楼走去。小楼的院门紧闭,悄无声息,冒辟疆上去唤了几次,才有一个小丫鬟来开门,一打听,此处竟是董小宛的家。此时董母新丧,刚办完丧事,董小宛忧伤难持,正病倒床榻。冒辟疆心中猛地一怔,忙称自己是董小宛的朋友,特来拜访。

苏州城外西北方的山塘河一带,两岸民居鳞次节比,粉墙黛瓦,隔河相望。靠近虎丘一带有一条街,名叫山塘街,繁华异常。河边有一处静幽的院落,竹篱茅舍,环境优雅。

小丫鬟禀报了主人后,来请客人进屋,并径直将客人引入了董小宛卧房。这是冒辟疆第二次见到小宛,与上次一样,她也是斜卧床头,只是上次带着娇憨的笑容,这次却是满脸的凄怆。冒辟疆满怀同情地将她宽慰一番,并且说了自己几次寻访都吃了闭门羹的经过,董小宛露出一丝歉意和欣慰。见她病体虚弱,冒辟疆几次提出早早归去,董小宛都一再挽留,两人直谈到深夜才分手。

一位书生装扮的青年男子走上台阶,他丰神秀姿,气度不凡,他是冒襄,字辟疆。宅门打开,一位丰润秀美的中年女性迎来,一脸惊喜地说:“您来了几次都没见着小宛,这次巧了,我的女儿正好在家,就是喝了点酒,还没醒呢,您在这等一会儿,我这就去喊她。”

第二天一早,冒辟疆忍不住又雇舟来到小宛家,两人并没有约定,小宛却笑盈盈地站在门外相迎。一夜之间病竟好了大半,也似乎料定冒辟疆今天会来。董小宛将冒辟疆迎进了屋,奉上茶,小宛幽幽地自言自语道:"此番公子前来,妾身的病竟然不药而愈,看来与公子定有宿缘,万望公子不弃!"冒辟疆听了不甚欢喜,又怕对方是一时之兴。便探试道:"小生与姑娘交浅言少,姑娘难道不为此话后悔吗?"董小宛心意坚定地说:"风尘打滚,阅人不少,如蒙公子不弃,妾身算是跟定公子了!"冒辟疆兴奋得一把搂住她,小宛则在他怀中嘤嘤地抽泣起来。

过了一会儿,幽深的小径上,中年妇女扶着一位少女走过来,她是董小宛。走到近处,小宛依着栏杆,睡眼朦胧,面晕浅春,秀姿玉色,神韵天然,二人四目相对,也可能是宿醉太深,也可能是天生矜持,小宛勉强笑了笑,算是致意,但懒懒地始终没说一句话。

冒辟疆此行还需到南京参加乡试后再回家乡,他与董小宛约好,一等乡试结束,就马上去苏州为她赎身,再相伴回到如皋。对考试冒辟疆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反正也不抱太大的希望,轻轻松松做完考卷,便兴冲冲地离开闱场,一心想着早日飞到小宛身边。他正边想边走,忽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抬头一看,那不是小宛吗?她站在闱场对面的旗座旁,带着灿烂的笑容向他招手。冒辟疆连忙跑上前去,一把握住小宛的手。关切地问:"你怎么来了!""我自己有脚,就怎么不能来,我已到了三天,怕搅扰公子,未敢来见呢!"董小宛含娇带嗔地诉说着,还告诉说,她所乘的船在江上遇到强盗,幸亏船家机敏,将船藏在芦苇中躲了三天才脱险,把乘客都吓得半死。冒辟疆轻轻抚摸着她的发际,传递着无言的怜爱和安慰。

这是冒襄回忆中描述的和董小宛初次见面的情景,这一年,董小宛年方十六岁,冒襄长她十三岁,时年二十九岁。奇怪的是,两人见面都没说话,情景相当深沉含蓄,对他来说无非是一次寻欢之旅,在她亦应是寻常的应酬。总之,浅浅的两次相见,就这样擦肩而过,他的解释是:“余惊爱之,惜其倦,遂别归。”

喜结连理归乡隐居

最初听说小宛的艳名是在南京秦淮河畔,冒襄是从与他同称明末四公子之一的方以智口中知道的,方以智说小宛“年甚绮,才色为一时之冠”。在南京考试期间,侯朝宗等人又不止一次对他感叹小宛的英名,冒公子不以为然地说:“我没见过,要眼见为实才信吧”。

不久乡试揭榜,冒辟疆再次落第。这时他已过而立之年,既然仕途难成,便索性打定主意归乡隐居,董小宛对他的决定由衷地赞同,她早就向往那种布衣素食、朝夕相依的平淡生活。什么夫贵妻荣,她早已看穿了那一套。冒辟疆带着小宛回苏州赎身,不料又遇上了麻烦,因董小宛在半塘名气太大,不论出多少银子,鸨母都不想放走这棵摇钱树。就在他们一筹莫展之际,钱谦益偕同柳如是来游苏州。柳如是是董小宛当初卖笑秦淮河时的好姐妹,钱谦益也曾与她有过颇深的交情,他如今虽然免官闲居,但在江南一带名望甚高,经他出面调排,董小宛赎身之事迎刃而解。

永利总站,初次见董小宛,冒公子果然惊为天人,用他的话讲是:“此入眼第一,可系红线”。

这时已是崇祯十五年的隆冬季节,冒辟疆与董小宛顶风冒雪赶往如皋。一路上,他们不愿意放弃观光赏景的好机会,走走停停,寻幽访胜,直到第二年初春才到达如皋的冒家。冒家十分通情达理,顺利地接受了董小宛这位青楼出身的侍妾。因为他们相信冒辟疆的眼光。这时冒辟疆的父亲已从襄阳辞官归家,一家人欢聚一堂,共享天伦之乐。冒辟疆的原配妻子秦氏体弱多病,董小宛便毫无怨言地承担起理家主事的担子来,恭敬柔顺地侍奉公婆及大妇,悉心照料秦氏所生二男一女。冒家的全部账目出入全由她经手,她料理得清清楚楚,从不私瞒银两。小宛还烧得一手好菜,善做各种点心及腊味,使冒家老少大饱口福,在众人的交口称赞中,小宛得到了无限的满足。对丈夫,小宛更是关照得无微不至。冒辟疆闲居在家,潜心考证古籍,着书立说,小宛则在一旁送茶燃烛;有时也相帮着查考资料、抄写书稿;丈夫疲惫时,她则弹一曲古筝,消闲解闷。

余怀的《板桥杂记》用了八个字形容小宛:“天姿巧慧,容貌娟妍”,对她的性格气质这样描绘:“性爱娴静,遇幽林远涧,片石孤云,则恋恋不忍舍去;至男女杂坐,歌吹喧阗,心厌色沮,意弗屑也。”

静远疏淡,多愁善感,诗写得轻巧灵秀,哪里像是风月场上的名妓啊,所以,冒公子后来感叹道:“在风尘虽有艳名,非其本色”。心高气傲的董小宛哪能适应天天陪笑醉卧的皮肉生涯,她的白马王子何时才能出现呢?

当冒公子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知道,救星来了。

她很早就听说了冒公子的大名,也打听过此人,只知道“此今之高名才子,负气节而风流自喜者也”,对于冒襄,时人是这样评价的:“其人姿仪天出,神清彻肤。”,有人形容他为“东海秀影”,可见他气质非凡,是清清爽爽的一个美男子。以至于江湖传说“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意思是说,所有见过他的女人,宁肯给他当妾,也不会嫁给富人,而且,女粉丝无数。

三年后。

场景2: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仲春,苏州虎丘,夜晚。

春风沉醉,江南夜色迷人。冒襄与友人夜游山塘河,小船驶过一座小桥,眼前一栋小楼孤身立在水边,冒襄向身旁的友人打听:这是什么地方?里面住着什么人啊,友人说:这是双成馆。冒襄惊喜万分:双成馆不就是董小宛的住处吗?他立刻命人停船靠岸。友人说:别打扰了吧,听说人家刚刚因为被有钱有势的人骚扰过,病重已经十八九天了,母亲又刚过世,据说闭门谢客了。

冒襄哪顾得上这些,三年前的所有印象历历在目。

他敲了很长时间的门,才有人应声。里面黑灯瞎火,他沿着楼梯曲曲折折上楼,一股浓烈的中药味扑面而来,走进房间,桌上也满是药饵。绣帘深处,躺在床上的董小宛似乎已经奄奄一息。

她强撑着问:先生何人?

冒襄:三年前和小姐有过一面之缘,我是如皋冒广生。

小宛一听,立刻支起身子,眼泪扑簌簌落下。

“自从上次和先生一见,母亲常常说起你,为我没有和你交往感到遗憾,三年过去了,母亲刚刚过世,看到你又想起母亲的话来,先生这是从哪里来?”

以上的情景对话是冒襄的回忆录里写到的,将他的文字转化为白话,实在毫无意境。小宛当时的音容笑貌,确实给冒公子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与上次的矜持不同,这一次小宛十分主动。她强撑起身子,揭开帐帘,上下打量冒公子,并拿过灯来,让他坐到自己床边。聊了一会儿,冒襄因为她身体虚弱,一再辞别,小宛拉住他的手说:“我已经十八天水米未进了,整天昏昏沉沉,惊魂不安,今天一见先生,病好了多半,觉得神清气爽。”

小宛让人摆上酒席,款待冒公子,她只是喝酒,一口饭菜也不动,期间冒公子多次起身告辞,小宛就是不让走。

冒襄只好说:父亲在襄阳有急事,实在不能留宿,小宛这才同意。

第二天,因为牵挂父亲,冒襄急着离去。友人和随从都不忍心了,劝他无论如何要去向小宛告别,人家那么一往情深,总要说一声吧,不能这么辜负姑娘家。

没想到,船到楼下,小宛早已穿戴整齐,正在那等着呢,船一靠岸,便跳了上来。冒公子好说歹说,希望就此作别,小宛说:我已收拾好了,一定要送你。冒襄无奈,只好带着小宛上路。后来,关于这一场景,他用了这样的表述:“却不得却,阻不忍阻”。也许对冒公子而言,这不过是一次猎艳寻芳而已,对小宛来说意义则完全不同。困顿不已,濒临绝境的她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哪里还能放手?

这一路,整整送了二十七天。从苏州、无锡、常州、宜兴、江阴,又到了镇江北固山。一路上,这对才子佳人赢得了相当高的回头率,当董小宛披着薄如蝉纱、洁比雪艳的西洋布退红轻衫和冒辟疆“观渡于江山最胜处”时,“千万人争步拥之,谓江妃携偶踏波而上征也。”真可谓惊艳四方。

编辑:历史 本文来源:陈圆圆、董小宛与冒辟疆的三角恋情,引起了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