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总站 > 律法谈话 > 正文

武汉的姐凌晨街头遭割喉火焚 匪徒烧车灭证

时间:2020-04-09 14:53来源:律法谈话
46岁的的姐陈萍,在洪山关山街老电影院路段遭劫,与歹徒搏斗中被刺杀,歹徒竟将出租车焚烧灭迹,陈萍不幸身亡。昨日,市中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宣判,21岁的凶手、重庆市彭水县人张

图片 1

46岁的的姐陈萍,在洪山关山街老电影院路段遭劫,与歹徒搏斗中被刺杀,歹徒竟将出租车焚烧灭迹,陈萍不幸身亡。昨日,市中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宣判,21岁的凶手、重庆市彭水县人张川苓,因强奸、故意杀人等罪名数罪并罚,因过去5年内曾被判处有期徒刑系累犯,被判处极刑。

烧毁的出租车被拖走

杀人犯庭上满不在乎

图为:出事出租车停在路坎边

昨日上午9点半,穿着蓝色囚服的张川苓被法警押解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1号法庭。记者注意到,张川苓的脸看上去甚至有些稚气未脱,很难想象年轻的他竟然是一个杀人恶魔,竟然对一个和自己母亲一般年龄的的姐下手。但他眼睛上瞟、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法警不得不上前固定好他的站姿,以保持法庭威严。

警方在现场走访调查

旁听席上,其家属也没人前来旁听审判。审判员现场宣读判决书时张川苓也面无表情,但念到决定判处其死刑时,21岁的他才缓缓低下头。

4年前,“的姐”王丽被害的悲剧还没有被市民们淡忘,昨日凌晨,又有一名“的姐”被残忍杀害。接到线索后,记者迅速赶到现场,对此起恶性案件进行采访。

的姐遇害震惊江城

“的姐”被害震惊市民

去年5月26日凌晨4点半左右,在关山路经商的几个商户发现远处一辆出租车突然起火,一女子推开驾驶座旁的车门爬了出来,但没爬多远就倒地不起。市民赶紧报警,但公安消防和急救人员赶来时,浑身是血的女子已经不幸身亡,而出租车也烧得只剩下躯壳。经警方调查,死者是武汉雄安利出租车公司的的姐陈萍,身上有多处刀伤。车内座椅、仪表盘和计价器等物均被烧毁,但引擎盖外观和车轮完好,初步判断系有人行凶后试图焚车灭迹。

昨日清晨5时许,夜色朦胧。关山街老电影院路段,一辆出租车突然燃起熊熊大火。消防官兵闻讯赶至现场,很快将出租车的大火扑灭。令消防官兵颇感意外的是,在距出租车约10米之外,一名女士侧倒在地上,身上几乎被烧焦。

2006年3月,同属于武汉雄安利出租车公司的的姐王丽遇害,震惊江城,事隔4年后同一公司的姐陈萍遇害,再次引起了江城市民的关注。

昨晨7时许,记者赶至现场时,仍可闻到一股汽油味,烧焦女士的颈部可见伤口,地上有明显的血迹,不远处的出租车撞上路边的小坎,车内被烧得面目全非。根据现场遗留下的车牌号鄂AY6875,警方很快找到了该车所属的公司武汉雄安利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证实那名倒在地上的女士正是该车司机陈萍。

现场痕迹锁定真凶

目击者王先生称,凌晨5时许,天就亮了。“当时一辆的士停在这里,突然就烧了起来。火苗蹿了十米多高。由于当时火光太大,我们看不清里面是否有人,就报警说这里有辆的士自燃了。没过多久,我们看见的士里爬出一个女人,身上都是火,颈部有明显的刀伤还在流血。女子爬出的士后蹒跚了几步就倒地不起了。”

到底是谁这么凶残,要对一个的姐下如此毒手?警方从现场找到一把已烧得发黑的匕首,并在现场提取了一些痕迹物证。

得知遇害者是一名“的姐”,附近围观市民十分震惊:“没想到四年前的悲剧重演了!”并纷纷对凶狠的歹徒表示谴责。

歹徒抢走了陈萍的营业款和手机,警方根据现场所留痕迹,分析为一人流窜作案,且犯罪分子对案发现场周边环境较为熟悉,应该在附近有暂时居留处所。展开地毯式搜索的同时,警方将现场提取的痕迹送交有关部门分析检验。案发两天后,警方将检验结果通过信息系统比对,案件侦查获得重大进展:重庆男子张川苓有重大作案嫌疑。

为与国外儿子聊天选择夜班

警方千里外深山中缉凶

据了解,遇害“的姐”陈萍今年46岁,家住武昌司门口斗级营,2003年与小叔子合伙购买该车。

经查,张川苓2008年下半年因盗窃曾受到温州瑞安警方的打击处理,1个多月前跟随温州一家装修公司来汉打工,案发前一天被公司解雇。他称携带一把匕首和一瓶汽油找老板要工钱。去年6月2日,警方确定张潜伏在彭水县的老家中。

据陈萍的哥哥陈超德介绍,陈萍每天凌晨3时从小叔子手上接班,中午11时再交班给姐夫。事发当日凌晨2时30分许,陈萍在武昌司门口附近接班后就再也没有和家人联系过。“从3时到5时事发,她被人从司门口叫到了关山,歹徒肯定在这个时间段作案的。”陈超德表示,昨日,陈萍在司门口接车时,手中应有190元备用金。事发后,身上的手机和钱物不见了。

警方制定了严密的抓捕方案,在没有饭吃没有水喝的情况下,民警严密监控张川苓三个亲属的房子。去年6月4日晚7时许,在重庆彭水大山深处半山腰的老屋中,专班民警将藏在暗楼中的犯罪嫌疑人抓获。

四年前,“的姐”王丽被害案发生后,许多“的姐”选择了白班,陈萍为何选择凌晨3时接车?陈萍的丈夫向启家介绍,他们的儿子现在德国上大学,妻子特意选择每天凌晨3时至上午11时开出租车,为的是确保晚上7时左右,能与儿子在网上见面,“每天晚上吃完饭后,她都会守在电脑旁等儿子的QQ头像跳动”。

凶手伏法但无力赔偿

眼下,车毁人亡给两家人带来无尽的悲伤,家人更是不敢将此噩耗告诉她的儿子。

一起惨案,让原本幸福的家庭破裂。记者了解到,为了全家人的生活,陈萍夫妇攒钱买来这辆出租车,一家亲戚轮班开车,可以说,这辆车养活了3个家庭。陈萍夫妇的儿子很争气,在德国波鸿大学留学。开早班的陈萍本来应该是清晨5点才出车,但为了多赚点钱,她将出车时间提前到凌晨2点。

车载摄像头已锁定凶手

昨日,法官当庭对张川苓宣判,判决书中提到张川苓既无固定工作也无其他经济来源,而亲属也无力代为赔偿,导致本案无法达到陈萍家属提出的附带民事赔偿要求。一个幸福家庭遭此横祸,却得不到最基本的经济补偿,社会救济的缺失让人唏嘘。

记者采访时,现场群众议论纷纷,有人认为“的姐”可能载客遇上了抢匪,对方抢劫时遭遇反抗,抢匪担心被车内的GPS摄像头录下,于是泼汽油愚蠢地烧掉了出租车;的姐挣脱逃离时,最终体力不支倒下。记者欲向警方核实这一猜测,但被拒绝。

记者 高星

编辑:律法谈话 本文来源:武汉的姐凌晨街头遭割喉火焚 匪徒烧车灭证

关键词: